•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愛情故事

紙上的愛情

時間:2016-12-10 23:02:00   作者: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962   評論:0
內容摘要:  【一】距離的長度,愛的深度    幾多幸福還在夢未央,幾多涼意已伴秋深隱裙裝。檐下穴空,窗前難夢。青煙依然在黃昏里裊裊繚繞,只是多少情殤,都做了似曾相識。斑駁的往事,在清風搖醒的珠簾上,開出大片大片的花朵。奔赴的愛情在時光的隧道里,晶瑩剔透。流光難載白首,...
  【一】距離的長度,愛的深度
  
  幾多幸福還在夢未央,幾多涼意已伴秋深隱裙裝。檐下穴空,窗前難夢。青煙依然在黃昏里裊裊繚繞,只是多少情殤,都做了似曾相識。斑駁的往事,在清風搖醒的珠簾上,開出大片大片的花朵。奔赴的愛情時光的隧道里,晶瑩剔透。流光難載白首,誰憐心上秋。又是一年秋黃,又是一年秋殤。夜未央,夢未央。
  
  那一年,出很遠的門,行很遠的路。從江南的南邊到江北的北邊,從天涯的水澤到海角的雪封,我一路向北,只為一眼,讓生命之花怒放。
  
  我在時空里穿梭,我在季節里交替,時晴時雨,時風時霧。我在短袖的微汗,到長袖的微寒,我在時間的縫隙里翹首,你在時間的端頭等候。一天很短,忙忙碌碌。一天很長,等待漫長。
  
  昏暗的街燈,濕洼的路旁,原來夢中的相遇,就是現實里的人來人往。相視一笑,你憑借了我的行李,我憑借了你的張望,備好的擁抱,被你身旁的司機那禮貌的微笑,不得以又收回,還牽強的笑笑。
  
  夜風清涼,背影拉長。含羞里的摸索,勾起的中指,還假裝著不知情的模樣。是不是天意都在撮合?路旁傳來了不知名的曲子,伴著一點憂傷。我松開你的手指,把手搭在你的右肩上,生怕這陌生的城市,詭秘的花紅酒綠,捉走了你的美,讓幸福來得突然,讓幸福走得猝然。
  
  【二】聽別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淚
  
  你帶我走進“青城故事”。
  
  老板沒有那么殷勤,帶著一副眼鏡。他慢條斯理的走過來,人倒也干凈利落,和我們打了一聲招呼,便直入主題,問道:“兩位,請問您有什么故事?可以免費用餐。”
  
  我對這突如其來的問話,問了個瞠目結舌。她看我這表情笑了笑,對老板說:“老板,他就是我的那個故事,跟您沒有講完的故事。來兩碗面,一碗付費,一碗賒賬。他的那碗賒賬一年,我深信一定會讓您聽完整個故事。”
  
  老板很爽快的答應了,我卻像一個局外人一樣。
  
  很有情調的一間快餐店。
  
  木板的隔間,長方形的單桌,雙人的沙發椅,素雅,簡潔。燈光以及墻壁,都生出故事。吧臺處的音響里傳出低低的曲子,我報不出名字,幾乎是單曲循環,偶爾也有顧客自己過去點播一首自己喜歡的。這里的老板和服務生說話似乎是刻意壓低了聲音,抑或在這種氛圍里,安靜的習慣了,以至用餐的人都很安靜,或者來這里的人,來“青城故事”的人都是喜歡安靜的。是不是有故事的人,都慣行了一種靜而不靜,不語也深情?
  
  她并沒有坐在我的對面,而是選擇了和我排坐。或許坐了一天的車,真的餓了,我毫無顧忌的吃起來。像家的桌子,像家的碗筷,像家的她……像嗎?我半張的嘴,抬起頭來看了一下她,她正看著我。她夾起一塊她碗里的排骨放在我的碗里,我沒有猶豫就把肉放進嘴里吃了,我看著她笑了:“咋沒有反射呢?”她也笑了。我要的是素面,幾乎不吃肉。
  
  “我想換首曲子去,我要聽我們平常聽的那首。”我話音剛落,她說:“換可以,自點收費的,而且是好幾碗面的錢。”她邊說邊笑,那笑,有點壞,我瞥了她一眼,沒有理她徑自走過去了。
  
  “我想自點一首曲子,老板。”
  
  “自點一首,播放一遍九十九元,點幾遍的?”
  
  “九遍。”我拿出一沓錢過去給老板,一邊往回走一邊自忖,老板真黑。
  
  當我回到座位的時候,看見她的表情笑得更壞。這一切,似乎是她早就知道的結果,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她吃的很少,而后我們讓服務生收了碗筷,上了兩杯咖啡。她說晚上喝咖啡會失眠,我笑著說:“就算今晚不喝也會失眠。”
  
  她不喝咖啡,跟我講“青城故事”。
  
  這個地方,以前叫青城,后來改了名字。這個老板是外地人,在青城出了一次車禍造成了一死一傷。死的是愛人,傷的也是“愛人”。人生有太多的陰差陽錯,人生也有太多的九曲回腸,如果注定是一場生死劫,怎么躲都躲不過。
  
  時間在她的講述里劃過,“今晚我們去哪?”我打斷了她的話。
  
  “你去賓館,我回家。”
  
  “我不去,我反感那地方。不去。”我的腔調帶著幾分執拗,幾分復雜的情緒。
  
  “我家你不能去。”
  
  店里的燈光關了一半,我瞄了下旁邊,就剩我們還沒有走。吧臺的老板拿著筆點點畫畫,服務生不知何時不見了身影。門口外面有車燈一掃而過,熙熙攘攘的人流,漸次隱去,只剩下幾盞可以在視線的燈火。夜,靜了下來。
  
  “走吧,人家老板要打烊的。我們順著一條路一直走,走到天明。”她看著我,幾分認真。
  
  “你們總算說要走了,還知道我要打烊啊?”老板半嘲半諷的朝我們這邊扔過話來,“問題是你們現在走的了嗎?看外面,落雨了,雖然不大,估計你們走不到天明就得凍死街頭。”一場秋雨一場寒。
  
  我們踟躕在抬步之間,無從是好。
  
  老板關了吧臺的燈,走過來,“你們看店吧,記得什么時候走,把門帶好。”
  
  我們在這種意外里木訥著,看著老板離去。
  
  夜色包容了我們。我們又坐回原位,她繼續跟我講“青城故事”。
  
  老板后來愛上一個人,紙上的愛情。當他看見那個女人第一眼的時候,糾結和愛抗衡,那是他傷過的女人,肇事逃逸。當他一年后接受事實,面對愛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他在遺憾里守著骨灰三年,最后遷到了青城居住,開了這家快餐店。其實老板是個作家,快餐店的顧客,顧客的故事,都做了他文字的素材。“青城故事”是紀念一個人,一場傾城之戀。
  
  夜深微涼。我把她擁在懷里,擠在沙發椅上。聞著她長發的香氣,撫摸著她的臉,店里所有的靜,都在窺探著我躍躍欲試的不安分,身體里被觸動的神經,一股股熱浪往外擠壓,一個不小心,就怕決堤。我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我想我的眼神足夠瓦解她身體所有的反抗。
  
  “記得你曾經說過,‘絕不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她太過鎮靜的表情和這句話,瞬間湮滅了我所有的欲望。
  
  我起身走過去吧臺,也順便抖落我一身的不能自己。我又打開了老板的音響,讓那首音樂單曲循環。回來我沖她一笑,“今晚我播放9999遍,剛才老板收費那么黑,我讓他今晚賠死。”其實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滿心的無奈。她笑了一下立馬被收攏了的表情。
  
  她還在沒有條理的說著“青城故事”,我依然擁著她。“你說過,我是你襯衫上的第二個扣子,因為那是離心臟最近的地方。”她解開了我的第二個扣子,把手放進了襯衫里。我聽著她斷斷續續的話,直到她睡著。若有若無的音樂,我也不知道播放到了第幾遍,反正老板是賠定了。
  
  我在夜色里一個人清點思緒。她用我的話來拒絕了我的欲望。是的,或許當時說那句話的時候,愛不夠深吧。而此時,我的世界里只有她,于是那句曾經的話便像誓言一樣的被時間風化。是的,此時我只有她,當明天的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們的世界,還會不會只有彼此?愛是一個人的事情,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婚姻是兩個家庭以及幾代人的事情。我或許只能承載一個人的愛,而承載不起愛情以及婚姻。不能夠給予的,就不要去打破,正如那么理智的她。
  
  一些事情,任你走著還是停著,時間都不待你。天色亮了,她醒了。一切像是發生又沒有發生。呵呵!我忘記了看看昨晚有沒有月,只是有一點微風,像她睡著時候微弱的呼吸,在耳邊來去。還有一陣不大的雨,像極了我的不能自己。我寫了一張小紙條留下:一年后回來講完整個故事,面錢結清。隨后我們離開了快餐店。
  
  【三】紙上的愛情,如果可以不愛
  
  我哭了,壓在身體里哭了,不讓你看見。轉身淚流滿面,因為說好的再見是一年,剛要分開,我就開始了一年的期盼。你哭了,鎮靜下是被遮掩的慌亂,不讓我看見。轉身淚流滿面,因為說好的再見是一年,剛要分開,便怕了還有沒有再見。
  
  一年很短,三百六十五天,晨鐘暮鼓。一天,一月,轉眼一年。一年很長,想你在白晝堆積,念你在黑夜沸煮。一秒,十秒,數天數。
  
  日子又回歸了現世安穩。那一段時光如夢,又那么真切,似乎還能清晰由一個呼吸觸動,而委婉出的情愫,慢慢流淌在心底的溫柔,氤氳在別后的日月春秋。那一段時光,又百般模糊,伸手如風,可以聽見心跳,又那么不切實際,看不見摸不著,一切都在意念里翻云覆雨,一切都在不能左右里拾起放下。一身疲憊,卻又愛到無路可退。
  
  河流冰封,我們又淪落為天南地北。一個站臺,承接了聚散。聚,或許期盼了若干年。散,只是列車的一聲啟動。渺渺云煙,擁抱揮手之間,轉身,不知何年。轉身,再也觸碰不到的真切,唯留約定,在時間里自濃自淡。
  
  春江水暖,柳堤隱紅。又別過了一季,我盤點人生,試圖于行囊里卸下一些東西,給明天一個交代。一些情感已不復存在,卻又那么多的責任于肩上,擱不下。
  
  日復一日,紙上的愛情,仍然在歲月的枝頭,以風的方式路過,又以雨的格式入,淅淅瀝瀝又延伸了一個雨季。江南的青石,歷久了光陰的洗刷,仍洗不淡人們對愛的崇尚和執拗。千載篇盡賦,幾曲幽幽暗暗。靈魂與靈魂勾兌的千杯不醉,回眸,都是渴望與意念,在紅塵追求的依附,只是緣分,又有幾人順風順水,執手不相離。
  
  唯唯諾諾,剪不斷理還亂的光陰。一紙愛情在靈魂的國度,開的大紅大紫。三餐煙火,在紅塵里如煮如荼。世間哪有那么多的恰好,恰好了彼此的時空,恰好了彼此的花季,更迎合了靈魂的自己。正如太多的不遂愿,又介入了幾多取舍難卻,幾多糾結干戈。在責任里堅持,在道德上自譴,在真愛里無助。誰又能真正的主宰自己和未來生活
  
  又在翻閱你的回憶,盡管彼此也說過放棄。只是有關的無關的一點一滴,都能潛移默化著尋到彼此,彼此的味道那般熟悉,又怎么可以一筆勾銷、讓一切埋葬焚燒。如果可以做到不愛,我的世界不會如此無奈。如果可以做到不愛,你的天空不會有太多陰霾。如果可以做到不愛,這個輪回的秋季,我大可不必交代。心頭的承諾依舊在,心也一直在向北的徘徊。你說你掙不脫,龐大的家族阻力太多。我說我這一筆文弱,百無一用無法支撐明天的生活,更推卸不了責任。愛到愛莫能助,是虐心的折磨。
  
  遇見你,我才懂愛。就像一朵花期,只要你在,情愿一天盛開。你說平仄上的故事,已然塵埃落定。那一枚飄零,等待了一年的相遇,又各自為塵。悄然落地的靈魂,是否還潛隱著明年的重逢,太重的心事,已痛到無聲息。相期,未有期。
  
  我欠了老板一個未完的故事,一碗面的沉重代價,是我無法給予真愛的天空,一方晴朗,一方安定。紙上的愛情,我們又能真正的給予起多少實際的溫暖相照?三餐的紅塵,我們于過活里又給予了多少背后的靈魂相和?不敢再說愛。如果再給一次生命,我只想說,再也不要遇見。為誰傾城?愛在青城。
  
  文字/季林天空QQ:1335668147

標簽:愛情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石渠县 | 敦煌市 | 玉环县 | 清远市 | 泾川县 | 青海省 | 康乐县 | 金堂县 | 庐江县 | 娱乐 | 聊城市 | 夏邑县 | 丹东市 | 台中县 | 滨州市 | 玉树县 | 娄烦县 | 南岸区 | 香港 | 普兰县 | 吉林省 | 博兴县 | 九江县 | 永新县 | 建平县 | 朝阳区 | 临夏县 | 龙川县 | 祁阳县 | 枣阳市 | 高邮市 | 泾川县 | 深州市 | 吐鲁番市 | 集贤县 | 乌拉特后旗 | 布尔津县 | 连城县 | 冷水江市 | 马山县 | 始兴县 | 泸定县 | 大邑县 | 达日县 | 延津县 | 杨浦区 | 沛县 | 绥化市 | 临沭县 | 葵青区 | 咸阳市 | 孙吴县 | 奉节县 | 和平县 | 叶城县 | 泰顺县 | 通化市 | 南安市 | 常熟市 | 饶阳县 | 贵州省 | 柳州市 | 库伦旗 | 军事 | 凤阳县 | 长阳 | 嘉峪关市 | 外汇 | 同德县 | 荆州市 | 黄陵县 | 西乌 | 樟树市 | 长宁县 | 恩平市 | 木兰县 | 沈阳市 | 大连市 | 兰州市 | 武山县 | 依兰县 | 沅江市 | 隆德县 | 浑源县 | 滨海县 | 永安市 | 东兰县 | 泸溪县 | 宁陵县 | 平湖市 | 吴江市 | 屯留县 | 平罗县 | 文昌市 | 海安县 | 施甸县 | 龙山县 | 金秀 | 屏东县 | 郧西县 | 海淀区 | 南陵县 | 阳信县 | 噶尔县 | 克拉玛依市 | 云和县 | 芦溪县 | 宁津县 | 漳州市 | 镇江市 | 卢龙县 | 吕梁市 | 尖扎县 | 巩义市 | 德昌县 | 康平县 | 乐东 | 库尔勒市 | 阜平县 | 五河县 | 诏安县 | 广东省 | 固始县 | 泌阳县 | 淄博市 | 罗源县 | 辽宁省 | 定襄县 | 五常市 | 大埔区 | 中方县 | 台湾省 | 寿光市 | 瑞金市 | 那曲县 | 上犹县 | 岑巩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重庆市 | 武邑县 | 松原市 | 长沙市 | 时尚 | 榕江县 | 郁南县 | 蒙城县 | 荃湾区 | 兰考县 | 肇州县 | 九龙城区 | 花垣县 | 武乡县 | 监利县 | 措美县 | 乌兰浩特市 | 鹤山市 | 新龙县 | 海盐县 | 甘南县 | 桦南县 | 峨边 | 蒙阴县 | 连云港市 | 洪泽县 | 永年县 | 达日县 | 闽侯县 | 建水县 | 靖江市 | 乐昌市 | 左云县 | 钟山县 | 蒲城县 | 吐鲁番市 | 景宁 | 洱源县 | 丹棱县 | 内江市 | 正安县 | 上林县 | 鸡西市 | 富川 | 将乐县 | 宁安市 | 皋兰县 | 鱼台县 | 苗栗县 | 仪征市 | 武穴市 | 镇康县 | 金昌市 | 铁力市 | 富阳市 | 大余县 | 讷河市 | 长治县 | 锡林郭勒盟 | 全椒县 | 汽车 | 呈贡县 | 古丈县 | 霍林郭勒市 | 宜阳县 | 南涧 | 成武县 | 屏东市 | 伊金霍洛旗 | 陇川县 | 沿河 | 合作市 | 呼和浩特市 | 家居 | 黄骅市 | 肥乡县 | 塔城市 | 五家渠市 | 伊宁县 | 瑞丽市 | 宜君县 | 建水县 | 崇阳县 | 积石山 | 舒兰市 | 静宁县 | 兰溪市 | 孝感市 | 山阳县 | 石城县 | 留坝县 | 互助 | 长泰县 | 湛江市 | 衡南县 | 望江县 | 调兵山市 | 滕州市 | 德化县 | 山西省 | 晴隆县 | 莱州市 | 岐山县 | 东至县 | 香港 | 太保市 | 汝南县 | 商南县 | 普洱 | 汉阴县 | 汶川县 | 双柏县 | 天水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