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知名作家

馮藝:詩人必須熱愛故鄉和擁抱土地——對話廣西壯族自治區詩人馮藝

時間:2018-09-18 09:20:37   作者:鐘世華   來源:貴州民族報   閱讀:2404   評論:0
內容摘要:詩人檔案馮藝,1983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曾任廣西民族出版社總編、社長,廣西作家協會主席。現任廣西文聯副巡視員、廣西作協名譽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作品散見《人民文學》《鐘山》《花城》《人民日報》《文藝報》等報刊,出版著作有《朱紅色的沉思》《云山朗月》《逝水流痕》《桂海蒼茫》《邊地無聲》《瑤風鳴翠》《紅土黑衣》...

人檔案

馮藝,1983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曾任廣西民族出版社總編、社長,廣西作家協會主席。現任廣西文聯副巡視員、廣西作協名譽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作品散見《人民文學》《鐘山》《花城》《人民日報》《文藝報》等報刊,出版著作有《朱紅色的沉思》《云山朗月》《逝水流痕》《桂海蒼茫》《邊地無聲》《瑤風鳴翠》《紅土黑衣》《沿著河走》《馮藝選》和《廣西當代作家叢書·馮藝卷》;長篇人物傳記《甘苦人生》等。散文集《朱紅色的沉思》《桂海蒼茫》分別獲第四、第八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等多種獎項。

作者簡介

鐘世華,廣西合浦人,山東大學文學院現當代文學專業在讀博士,廣西師范學院文學創作二級,廣西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刊》等刊物,有作品入選《大歌》《2009年歌年選》等選本,著有《穿越的喀斯特——當代廣西本土人訪談錄》,集《冬天里的光》,主編有《廣西歌地理》。

好的人只為內心的理想而寫作

鐘世華:上世紀70年代你就開始以歌“合唱”出道,1975年就發表了處女。在經歷了“獨唱和交響樂”之后,緣何又回歸到歌“大合唱”?

馮 藝:所謂的以歌“出道”,我想是所有文學青年的必經之路吧。據我所知,大多數作家都是從歌起步的,年輕,激情飛揚,理想主義,是最好也是最直接的表達。也許那還稱不上真正的歌,那只是青春的歌唱而已。同時,還因為那個時期中國的各種情感紛繁復雜,歌可能是表達或宣泄情感的最直接的方式。在喧囂的背景下,回頭想想,自己“出道”時的一些作不免帶著那個年代的痕跡,但我絕對肯定中的情感是真誠的。隨著社會的變革,我從工廠考上了大學,有幸在大學期間得到系統的文學教育。大學畢業后,我從事文學工作,幾十年過去,對世間事物和人的狀態有諸多思考,自己用文學的其它形式也把這些感悟寫成了一些文字。這些年來,是人生讓我變得倔強并且沉默,當我從糾纏不清中擺脫出來時,發現自己還能被感動,并能回到感動之中。我在欣喜中傾聽,等待體會溫暖和自在帶來新的氣象。似乎自己的“性”仍在,自我感覺仍在,還有文字,比過去“出道”時更成熟了。因而,“心”之下,我還在行走,還在思考,還想用來表現現實生活深入另一個自我,即心靈的我。

鐘世華:歸來后,你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馮 藝:歌不僅僅是青春的權利。一切情感都可以用的言語表達。它使我的心情變得更輕松。其實我一直都在讀。讀的好處顯而易見。既可以蘊釀自己的心,陶冶自己的情懷,激發自己的想象,還可以讓自己訓練自己的語感。然后,我就想挖掘內心的隱秘瞬間的感悟與幽微,并堅信歌語言的力量,能夠穿透歲月里的磨難,讓我內心更加豐沛而富有勇氣。

鐘世華:一些人回歸后大張旗鼓地張揚,而你只是沉潛低調地寫,這種姿態很難得。為什么說“心情變得更輕松”?

馮 藝:對于,我無從說起,只敬慕那些在沉默中寫作并保持純靜心靈的人。我覺得,任何寫作都應該是個人行為,尤其歌更具個人性。人外表應該是沉靜,內心激蕩的,以心不斷地發現和創造美,對仁愛道義的歌吟,沒有必要嘩眾取寵,鼓噪欲望。歌是最貼近心靈的吟唱,是最具個人心性氣質的表達。我也仔細地觀察過,好的人只為內心的理想而寫作,只有通過自己的作品去書寫自己。我在想,低調地寫作,需要的恰恰不是憤世嫉俗硬裝風骨,而是一份隨意與真實的心態,假如其中有情致有風骨,當然是好的。

歌的本質一定和生命的愉悅聯系在一起的”

鐘世華:現在回過頭來看,早年工人的經歷,對你的人生和寫作有什么樣的影響?

馮 藝: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特殊的歷程。我當了幾年工人,尤其當過鍋爐工,整天汗流夾背,灰頭黑臉的。這種經歷使我知道什么叫底層,什么叫生活,什么叫平常心,它教會我如何面對生活及其困難。幾十年過來,不管遇到什么困難,想起這段當工人的經歷,我都會心一笑。想想我還有許多患難的工友,他們都下了崗,生活依然拮據。他們質樸,勤勞,無權無勢,但仍樂觀面對,所有這一切讓我對人生有更多的感恩,也讓我的筆下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情懷。

鐘世華:為什么說是“不一樣的情懷”?

馮 藝:一般來說,我們所說的情懷大的是指人文情懷,這是共性的;而我在這里所說的不一樣,是個人性的,比如我少小走西口、青年工人經歷、老大上大學等等經歷,必然使我有對世事不一樣的個人的體驗,個人的愛憎,個人的體溫,這不一樣應該也體現在我的作品。

鐘世華:也就是你從80年代關于青春和理想的抒寫,轉向現在注重挖掘生活深處的東西及自己的人生體驗?

馮 藝:對,隨著自己的不斷成長,語境變了,心境也變了。回過頭來,思考自己人生走過的足跡,路過的風景,或美麗或悲涼,總有許多讓我回想思量。這份生活的意義這點滴精神、卑微的人生和幽微的人性,值得我不斷地挖掘和發現,沉靜地捕捉不再如年輕時隨意揮灑,也許就是你所說的轉向吧。

鐘世華:其實讀你的,無論是怎樣的悲苦,都能讓人感受到一點溫暖。

馮 藝:對新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優秀人的歌,都起到精神救贖的功能。他們視歌為生命,歌就是離熱愛歌的人心里最近的教堂,而不是便宜的文化消費。其實,我在寫中,讓我感觸深切的是人性和愛的力量。對歌寫作而言,歌的本質一定和生命的愉悅聯系在一起的。也就是說,歌寫作在本質上必然體現為一種強烈的快樂,語言上的快感,心智上的歡樂,想象力上的愉悅。這不是說,人沒有悲催,或是對人生的苦楚缺乏敏感;而是說,只要進入到寫作中,進入到文學的世界,悲催基本上都會轉化為一種創造力的快樂,哪怕抒寫自己情感的塊壘,都會給人感受到精神撫慰。

鐘世華:談談你最新出版的集《馮藝選》?

馮 藝:集主要收錄了近幾年來的作,也收錄了八九十年代的部分歌。近幾年,有機會不用為人作嫁衣,不為行政工作所累,我有整整七年時間,太舒服了。想想真的感謝,要是我一直耗在杯水之爭里,真的就把我毀了。我有很多時間自由行走,讓心回歸。隨之而來的敘述因素加入,使我的寫作獲得前所未有的創作自由和語言快樂,迎來我又一個寫的快樂期,至于高峰期之類大詞,不敢用。

改革開放給創作帶來活力

鐘世華:也就是說自由行走也成為了一種姿態,讓您獲得了身心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從而促進了你的寫作?

馮 藝:對,這種自由對一個作家來說太珍貴了,它使我有了更多的時間與空間,思緒任意地飛翔,對人生與人性,生存與生命有了更深的認識,并能用歌的形式去表現。真的感謝生活!實在開心呵!

鐘世華:這種更深的認識是建立在自由的基礎上的,是嗎?

馮 藝:我把寫作作為自己的快樂。因此,我把自己的情感和心血放到歌之上。而在歌面前一律平等,歌沒有年齡歧視,我的心靈是自由飛翔的,認識世界就建立在自由的基礎上。

鐘世華:國內外不少地方好像你都行走過了,現在是不是每到一個地方都有寫的沖動?

馮 藝:生活即即生活。我要讓生活豐富,作品鮮活,就愿意到陌生地方去。所謂生活在別處,看到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人生,尤其看到處處自由享受生活的人,才發現那便是意,而我們常常忽略。無論國內還是國外,只要引起我的興趣,讓我動情,讓我遐想,讓我思考,我就寫。吟我云淡風輕,唱我蒼海桑田,在我的語言中呈現那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我愿意在這種背景下過一種經過審視的生活,它使我變得更加澄明,使生活變得更加純粹。

鐘世華:較之八九十年代,你最近幾年的歌在風格上發生了哪些變化?

馮 藝:好像更開闊一些了吧!入的方法好像豐富些了。也許與年齡、與生活歷練有關。年齡使你改變,猶如河流在河水的沖刷下會將河面變得更加開闊。早期年輕,滿懷激情與理想主義,筆下滿紙純凈與抒情。如今,平實多了些,所見所思多了些洞明與沉思,對人性的幽微多了些捕捉和表現。當然,對生活也多了些寬容和達觀,我不介意別人對自己的作品如何評論,高興就好。

鐘世華:有評論家指出“80年代是歌的黃金時代”,這個觀點你認同嗎?

馮 藝:1980年開始的那個80年代,似乎正逐漸成為一個符號。80年代是偉大的,因為它是開拓的時代,創新的時代,因此也是勇敢的時代。對很多人來說,它代表思想解放、理想主義、啟蒙振興等種種令人懷念和向往的東西。我認為,80年代是中國文學的復興時代,當然包括了歌,人們剛剛擺脫了思想的束縛。比如人道主義精神的倡導,以及自然人性理念的催生,人們力圖以此為基礎建立新的道德倫理,用以反叛違忤人性、無視自由、壓迫與戕害人民群眾的封建思想,改良歌倫理、探究生命感覺的一般法則和人的生活應遵循的基本道德觀念,營構具體的道德意識與倫理訴求,這些觀念只有改革開放才能形成,改革開放確實給人們的創作帶來了巨大的活力,而且歌也獨領了那個時代的風流,真是黃金時代。

鐘世華:80年代廣西的歌創作情況如何?80年代你參與策劃出版的《含羞草》叢書轟動一時,叢書收錄了廣西80年代最有影響的12位青年人的處女作。你們是在什么情形下想到要策劃出版這一套叢書的?當時的具體情況如何?

馮 藝:我80年代初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回到廣西民族出版社工作。在文藝編輯室做編輯時,我就十分注意廣西本土的文學創作。那時候,廣西文學界也和全國一樣,春潮涌動,歌創作十分活躍,在旺盛地生長。韋其麟、莎紅、包玉堂、黃青、黃河清、黃勇剎、柯熾、張化聲、農冠品、韋革新、何津、孫南雄等一批人正值中年,又推出了他們的新作,而青年人除追女朋友各自為政之外,他們談,寫,迅速成長。許多大學里都有社,如廣西師大就有《蘆笛》社,大學生寫很活躍。只要你留心,仍然能讀到許多好。張麗萍80年代初就在《刊》上發表歌,楊克、黃堃、邱灼明、黃瓊柳,后來寫的林白(原來叫林白薇)等在歌寫作方面十分活躍。那時我和莫非先生一起策劃,專門為這批勢頭正勁的廣西青年人出了一套“廣西青年叢——含羞草”, 叢收錄了楊克的《太陽鳥》、黃瓊柳的《望月》、黃堃的《遠方》、張麗萍的《南方,女人們》、林白薇的《三月真年輕》、李遜的《黑土地印象》、李甜芬的《“四葉”草》、孫如容的《海的變奏曲》、孫步康的《苦楝樹》、梁柯林的《藤的戀歌》、何德新的《秋之素描》、劉桂陽的《愛之歌》共12本集,應該說,叢書整體展示了80年代廣西青年人的風貌,并且在廣西文壇獨樹一幟,影響重大。

“百越境界”的提出是廣西文學界的突破

鐘世華:80年代廣西有影響的歌活動主要有哪些?

馮 藝:就80年代而言,1980年在南寧召開的全國當代歌討論會在中國當代歌史上都是最有影響的活動,被稱為“南寧會”,它對于后來中國的歌發展產生了重要意義,當然也推動了廣西的歌創作。到了80年代中期,特別是韓少功等人的“尋根文學”新觀念的產生和影響,讓廣西歌界受到較大的思維沖擊,并有后來的所謂“百越境界”的創作主張。黃堃的《南方的根》、楊克的《紅河圖騰》就是那時產生的作。

鐘世華:對于“百越境界”你如何評價?當時你參與到其中嗎?

馮 藝:我以為在當時“百越境界”的提出,是廣西文學界在觀念上的一個突破。它不是一種創作方法,而是一種共同的審美趨向,是文學的自覺。這一觀念在當時雖然沒有立即產生較大的創作成效,但它能引起作家們的熱烈討論,激活了廣西文學界的思維,調動起作家們尤其是青年作家人的參與生活,走向鄉土,調動創新的激情,為90年代廣西青年作家走出廣西,走向全國,起到了極為重要的鋪墊作用,做了創作觀念上的某種必要的準備。同時,它也算中國當代“尋根文學”的支流。我當時在出版社,編輯工作十分繁忙的,在這些討論中,我既是一個參與者,也是一個信息收集者,更是一個學習者、實踐者。

鐘世華:朦朧潮來的時候,主要是在青年人中的反響大,是嗎?

馮 藝:朦朧潮對青年人的影響是相當大的。80年代以來的歌從那時開始,就具有強烈的虛無主義特征,年輕人思想活躍,敢于質疑現實,接受新思潮,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及敏感性都會比老人們強,所以,當朦朧出現后,許多青年人都在紛紛加入了朦朧寫作的行列。

鐘世華:作為一個歌寫作者,朦朧潮給您的寫作帶來了哪些影響?

馮 藝:其實,關于朦朧的爭論很多,但對我而言。朦朧潮的出現的確為我的歌寫作帶來新的觀念,它使我更注重在歌中表現自己的精神世界,而這種表現需要更加隱喻,并善于掩飾自己的情思,使歌文本處于表現自已與隱藏自已之間,并帶來新的觀念。比如意象、隱喻、暗示、通感之類,這些我過去忽略的東西,也一改了過去那種大白話的抒情方式。

“民族歷史文化對我影響極大”

鐘世華:散文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嗎?

馮 藝:我以為,散文融合了的表現性和散文描寫的某些特征,但它本質上仍屬于,它有的情緒和意象,給讀者美和想象;在內容上,散文保留了富于意的散文性細節;在形式上散文散文的外觀,而沒有歌的嚴格分行和押韻,但卻有內在的音韻美和節奏感。

鐘世華:無論你是寫,寫散文,還是后來寫散文,其實三者之間還是有很多想通之處的,是嗎?

馮 藝:是的,這三者相生相應,它們都屬于抒發自我情感、傳遞美感的文體,只是表現方式有所不同,文體形式有所不同罷了。

鐘世華:剛你也提到過廣西是民族地區,那你覺得廣西作為一個民族地區有哪些獨特的歌資源?作為一個少數民族作家,如何凸顯少數民族的優勢與位置?

馮 藝:人必須熱愛故鄉和擁抱土地。民族歷史文化對我的影響極大。長期以來,由于地理、歷史上的淵源關系,在百越文化的形成過程中,中原及中原文化始終與之發生著密切的甚至是血脈相連的關系,這里面就有了許許多多的歌資源,并十分厚重與滄桑。一個人的一部作品就是一個地域,這個地域是客觀存在,但一個人一般只能從一個觀點來觀察它們,政治的,歷史的,社會的,形式的,心理的,皆為不同之視點,皆可以窺視到人或作品之一角,卻無法把握全部。如果沒有寬廣的視野,如果生活經驗膚淺,又缺乏豐富的思想資源,是寫不好歌的。少數民族人在這片土地上能沉下去,就能寫出很好的,與漢族人不一樣的作。我覺得這一點,云南的少數民族人做得比我們好。

鐘世華:其實無論是之前散文集《朱紅色的沉思》、散文集《桂海蒼茫》,還是2014年獲得廣西2014-2015年重點文學創作項目扶持的集《相遇》,盡管現在集還沒有最終出版,但從題目來看,我猜想著這三本書存在的一些共同的特點:一是“循著廣西的人文,挖掘著廣西地理深處的歷史”;二都是你不同時期的力作,前兩本書分別獲第四、第八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獎,現在這本集又獲得了重點文學項目扶持。不知道我這樣的猜想對不對?

馮 藝:對。廣西的歷史文化影響著我的心靈的感受力,這本集是與我相遇的廣西歷史文化和自然景觀,其中出現的風景畫和風俗畫,均有現實的關懷,這些對我影響很大。我曾走過的每一個地方,經歷的那些周而復始的春夏秋冬的細節,是如此重大,以至于我要說出它們不同的神秘與美麗。我去過的某一個地方,當時我就會知道,它將注定變成我揮之不去的回憶之。我希望自己的歌越寫越好,希望與一切與我相遇的人事萬物結緣成


標簽:必須  熱愛  廣西  土地  對話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庐江县 | 山阴县 | 衡山县 | 夏邑县 | 漯河市 | 天长市 | 新和县 | 成都市 | 龙州县 | 吴川市 | 黄梅县 | 呼玛县 | 南部县 | 汤原县 | 澳门 | 凤阳县 | 河曲县 | 玉溪市 | 吕梁市 | 灌南县 | 柘荣县 | 文成县 | 嘉黎县 | 元谋县 | 郸城县 | 南阳市 | 金华市 | 嘉义县 | 普宁市 | 泽州县 | 宣恩县 | 堆龙德庆县 | 苗栗县 | 中牟县 | 理塘县 | 屯留县 | 郑州市 | 崇左市 | 武鸣县 | 浪卡子县 | 江陵县 | 靖边县 | 卢龙县 | 永济市 | 黎平县 | 中江县 | 绥中县 | 清流县 | 通榆县 | 丰镇市 | 丰都县 | 康保县 | 贵阳市 | 德格县 | 元阳县 | 长兴县 | 长汀县 | 滨海县 | 布拖县 | 宁津县 | 元阳县 | 自治县 | 武清区 | 尉氏县 | 罗源县 | 营山县 | 玉屏 | 军事 | 和顺县 | 宿州市 | 海阳市 | 云龙县 | 台南县 | 中西区 | 若羌县 | 运城市 | 建阳市 | 宁乡县 | 青冈县 | 建湖县 | 阜平县 | 华阴市 | 湘阴县 | 浦江县 | 曲松县 | 耒阳市 | 合阳县 | 诸城市 | 望奎县 | 乌拉特前旗 | 桦川县 | 资溪县 | 个旧市 | 出国 | 大英县 | 汝南县 | 永年县 | 海南省 | 阿荣旗 | 临洮县 | 阜南县 | 兴业县 | 阿荣旗 | 汉沽区 | 伊吾县 | 普陀区 | 忻州市 | 阜宁县 | 盱眙县 | 松原市 | 铁力市 | 河南省 | 鄯善县 | 三明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资中县 | 思南县 | 凤山市 | 峨眉山市 | 祁东县 | 庆云县 | 泰和县 | 襄垣县 | 贵溪市 | 兰考县 | 邵武市 | 通化县 | 保定市 | 澄迈县 | 禹城市 | 广西 | 建湖县 | 林芝县 | 咸阳市 | 文成县 | 乐都县 | 延庆县 | 寿宁县 | 眉山市 | 昭苏县 | 共和县 | 巩留县 | 逊克县 | 阿拉善右旗 | 唐河县 | 濉溪县 | 南城县 | 闵行区 | 武功县 | 金乡县 | 建宁县 | 英超 | 曲阳县 | 名山县 | 和林格尔县 | 绵阳市 | 永寿县 | 额济纳旗 | 固镇县 | 日照市 | 上栗县 | 绍兴县 | 泰顺县 | 密云县 | 县级市 | 林州市 | 舒兰市 | 鹤山市 | 东辽县 | 溆浦县 | 苗栗市 | 抚顺市 | 汶上县 | 安乡县 | 达日县 | 隆化县 | 岳阳市 | 抚州市 | 平顶山市 | 内黄县 | 五大连池市 | 通州市 | 望都县 | 南澳县 | 黄骅市 | 社旗县 | 津南区 | 远安县 | 墨脱县 | 托克逊县 | 万安县 | 济源市 | 柳州市 | 石棉县 | 洱源县 | 怀柔区 | 天祝 | 阆中市 | 临漳县 | 西乌 | 紫金县 | 锡林浩特市 | 苏尼特左旗 | 黔东 | 广灵县 | 垫江县 | 屯留县 | 洛隆县 | 太仓市 | 大方县 | 万全县 | 上杭县 | 公安县 | 揭阳市 | 宁明县 | 佛山市 | 吉安县 | 泰来县 | 大厂 | 郑州市 | 辽中县 | 漾濞 | 临清市 | 长宁区 | 苗栗县 | 南江县 | 象山县 | 五指山市 | 周宁县 | 台北县 | 五台县 | 赣榆县 | 宜春市 | 马鞍山市 | 绥中县 | 介休市 | 喀喇 | 中江县 | 根河市 | 大方县 | 淮阳县 | 平谷区 | 永安市 | 镇巴县 | 玉环县 | 惠东县 | 新兴县 | 岑巩县 | 达日县 | 犍为县 | 上栗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