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校園散文

從山野到書房

時間:2018-09-18 21:46:26   作者:蔣玉君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1963   評論:0
內容摘要:“山野”和“書房”是我成長道路中最核心的兩個關鍵詞,從山野里嬉戲,在書房里閱讀,所有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讀過的書匯筑成了今日的我。我成長于鄉野,門前就是田野魚塘,柏樹綠籬;兒時的第一堂課就是用泥土做小動物,雙手觸在溫暖濕潤的泥土里,鑄造著我們腦海中的世界;兒時的游戲是草地里迎著風用小紙片引蝴蝶、把三月野花插在竹葉里裝...

“山野”和“書房”是我成長道路中最核心的兩個關鍵詞,從山野里嬉戲,在書房里閱讀,所有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讀過的書匯筑成了今日的我。

我成長于鄉野,門前就是田野魚塘,柏樹綠籬;兒時的第一堂課就是用泥土做小動物,雙手觸在溫暖濕潤的泥土里,鑄造著我們腦海中的世界;兒時的游戲是草地里迎著風用小紙片引蝴蝶、把三月野花插在竹葉里裝飾房間、在青藤編織的秋千上歡呼,挎著竹籃子打豬草,在秋日里采野菊,槐樹下拾落英、松針林里采蘑菇、野樹上捕鳴蟬;小小年紀看著媽媽種在籬笆里的絲瓜慢慢爬上屋檐,門前的棗樹由青白的棗花長到鮮紅的果實,驟然明白時光的流逝。

鄉野的記憶不在山野,更在鄉民和鄉風。農家少閑月,開春時節,樹木勃發,日光初照,野花盛開;四五月耕種時節,成群的水牛踏著青石板回家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此時的家鄉是水墨色,水田里蓄滿了清水,倒映著山川白云;七八月田野里由綠油油到黃燦燦,最最忙碌的年月也等來了最最盛大的收獲,村民被曬得黝黑而笑臉燦爛;九月初秋,田野里有了微冷的風,日頭開始變成溫柔的橙黃,山野里到處是收獲之后焚燒稻草和藤蔓的煙霧,帶著些許的意。中元節時的鞭炮聲響起不久,便是中秋時節的粽子飄香。年前更是豐富,煮酒是一年中的大事,這一天在野外搭建爐灶,濃濃的酒味彌漫在空氣中。誰家在蒸酒誰家就會熱鬧非凡,村里的男子來嘗新酒的,主人會熱情地把蓋著花棉被的酒壇子打開,用白色瓷勺子一勺一勺地取來給眾人品嘗,大家喝了酒,互相品評著酒品;也會有婦人挑著水桶來要熱水,拿回去給頑皮的孩子洗澡。更有趣的是打粑粑,用大木桶把糯米蒸得香氣四溢,然后由村中男子抬到石槽里去,三五個粗壯男子拿著木質的錘子和杵子,吆喝著,你一錘我一杵,雪白的糯米飯在石槽里被人力磨成細致的粑粑,再由等候一旁的婦人鋪在薄膜上,手上沾些茶樹油,把粑粑做成太陽搬大小。主人家總是會端來一碗白糖,供辛苦勞作的村民和圍觀的大人小孩盡情想用剛剛出槽的粑粑。

相對于山林的啟蒙,閱讀來得更晚一些。兒童時代基本沒有讀過什么書,小學的課本也沒有給我有一絲啟發。最初的閱讀應該算得上小學五年級時無意中讀到姐姐的初中的語文課本。程乃珊《吳家有女初長成》《不系之舟》,那是第一次接觸到文字之美,仿佛身體里的一根發條被撥動,所有對山野的美感一觸即發,那樣自然而然地能夠理解初中的課文,于是開始大量尋找姐姐的語文書,把選文都看了一遍。才知道文學的世界如此寬廣,才從課本里讀到了徐志摩、林語堂、林清玄、三毛。那時候的課文真的很有水平,八零年代那一批朦朧派人和作家有大量的作品都有收錄,如顧城、舒婷、梁小斌。朦朧派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是晦澀難懂,然而也許他們發出的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心聲,竟然為此著迷;而對于辭藻之美的癡迷,應當歸功于《紅樓夢》。那時候家里新買了dvd,不知道母親從哪里借來的碟片里就有戲曲版《紅樓夢》,母親沒讀多少書,卻獨愛《紅樓夢》,她一遍一遍看,一遍一遍聽,不停跟我說,你看那布景多美,你看黛玉像一幅畫,你看那個唱詞寫得真好。我一看,還真是這樣,姹紫嫣紅,琉璃屋瓦,美人如畫,唱詞都是韻文,字字斟酌,果然有意思。正好不久之后87年版《紅樓夢》熱播,我又陪她一起看電視劇版,一集一集看下來,除了人美景美詞美,還看到了整部紅樓的滄海落寞。高中時代,唯一的課外書就是《紅樓夢》,反反復復看了三年,愛不釋手。

由此,大學選了漢語言文學,真正走進圖書館,走進文學的世界,由于以前的讀書經歷,沒有太系統的文學修養,獨愛通俗文學,張愛玲、張恨水、李漁、歸有光等。同時也欣賞 朦朧等現當代作家振聾發聵般深邃的思想。這些年來,也在瑣事和求生中苦苦掙扎,但始終都沒有放棄閱讀,讀的越多,內心就越平和,世界就越寬廣,面貌也越柔和。

我的故事就是如此,平淡無奇,卻又獨一無二。鄉野之人,滋養的力量都來自自然,而正是閱讀澆灌了自然存于我心中求知的種子。所以,我曾在《貧乏》中寫到:“記憶里已然形成的對優雅自然的賞閱,對鄉民樸素熱心的親近足以在我身上拋下重重的錨,鉗定著我的審美與價值。無論怎樣的資訊爆炸,內心深處對故鄉山川田野,對相鄰友善的記憶都將支撐著我日后對周遭山川草木的審美感知力,和對人性的親善與悲憫。” 

我也很慶幸,我的啟蒙讀物不是被處理過的少兒讀物,不是快餐文學,不是碎片化的手機資訊,而是代表著那個時代思想的優雅文學,經典讀物。我長于最具自然美和人情美的故鄉,行走在一方鬼域湘西,閱讀著最有養料的文學作品,這就是滋養我的無窮力量。雖然在成長的道路中,仍然不可避免地泯然眾人矣,做著普通的工作,但我相信閱讀的力量,它仍然以緩慢的速度在滋養著我的生活。

(該文載于《南方日報·連州視窗》2016919


標簽:書房  山野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思南县 | 浦东新区 | 武冈市 | 章丘市 | 静宁县 | 南乐县 | 祥云县 | 阜康市 | 东城区 | 呼和浩特市 | 道孚县 | 类乌齐县 | 淮滨县 | 鄢陵县 | 留坝县 | 丽江市 | 建湖县 | 秦安县 | 若尔盖县 | 雅安市 | 行唐县 | 克什克腾旗 | 洛阳市 | 马山县 | 鹿泉市 | 大埔区 | 永年县 | 深水埗区 | 嵊泗县 | 射洪县 | 石阡县 | 龙岩市 | 嘉兴市 | 安新县 | 儋州市 | 肥东县 | 哈巴河县 | 瑞丽市 | 镇原县 | 枣强县 | 珲春市 | 石门县 | 吴川市 | 乌什县 | 堆龙德庆县 | 麻栗坡县 | 龙井市 | 丹江口市 | 文成县 | 博客 | 济宁市 | 蒲江县 | 阜城县 | 灵宝市 | 治多县 | 张家口市 | 搜索 | 灵台县 | 法库县 | 大悟县 | 丹江口市 | 瓦房店市 | 穆棱市 | 宁波市 | 洛南县 | 定南县 | 长治市 | 新龙县 | 社会 | 夏河县 | 兴国县 | 红河县 | 岳普湖县 | 奎屯市 | 北安市 | 九江县 | 新兴县 | 洪湖市 | 武平县 | 南漳县 | 太湖县 | 通城县 | 嫩江县 | 曲麻莱县 | 瑞安市 | 股票 | 吴江市 | 民丰县 | 丰镇市 | 昌都县 | 吉木乃县 | 丰原市 | 调兵山市 | 汾阳市 | 岳西县 | 阿拉善盟 | 泰宁县 | 宿迁市 | 岫岩 | 分宜县 | 喀什市 | 海伦市 | 聂荣县 | 涟水县 | 阳西县 | 界首市 | 垫江县 | 乌苏市 | 同心县 | 静海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砀山县 | 石城县 | 抚远县 | 临漳县 | 榕江县 | 马山县 | 图们市 | 柯坪县 | 休宁县 | 都兰县 | 二连浩特市 | 久治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宾阳县 | 林芝县 | 滦平县 | 永吉县 | 溧阳市 | 池州市 | 阜南县 | 巴里 | 清新县 | 隆回县 | 遂昌县 | 马龙县 | 醴陵市 | 运城市 | 永城市 | 尼木县 | 丹东市 | 古田县 | 昭平县 | 平凉市 | 报价 | 巧家县 | 泾阳县 | 板桥市 | 军事 | 漯河市 | 沛县 | 商洛市 | 吉首市 | 铅山县 | 阿勒泰市 | 余姚市 | 大埔县 | 山东省 | 安康市 | 定兴县 | 招远市 | 河源市 | 旬阳县 | 循化 | 温州市 | 栖霞市 | 郧西县 | 建阳市 | 和顺县 | 宜兰市 | 南澳县 | 龙江县 | 涟源市 | 互助 | 大关县 | 衢州市 | 伊宁县 | 五寨县 | 虹口区 | 文登市 | 东兴市 | 车险 | 仁布县 | 康乐县 | 达州市 | 洞口县 | 佛学 | 赣州市 | 凌源市 | 沧源 | 昌图县 | 留坝县 | 门头沟区 | 东莞市 | 于田县 | 沧州市 | 清徐县 | 宁国市 | 金门县 | 建始县 | 济阳县 | 朔州市 | 塔城市 | 汉中市 | 丹巴县 | 竹溪县 | 乌审旗 | 大足县 | 沙田区 | 瑞安市 | 灵山县 | 鄂托克旗 | 蒙阴县 | 麻栗坡县 | 高碑店市 | 庆元县 | 金乡县 | 武冈市 | 临清市 | 沁阳市 | 新建县 | 嘉善县 | 太谷县 | 三穗县 | 壶关县 | 万山特区 | 汤阴县 | 临西县 | 金阳县 | 缙云县 | 武鸣县 | 兴仁县 | 南木林县 | 仙居县 | 宁阳县 | 南丰县 | 霍山县 | 沂水县 | 安图县 | 上虞市 | 横山县 | 华亭县 | 临湘市 | 收藏 | 上林县 | 蛟河市 | 宾阳县 | 德令哈市 | 二连浩特市 | 瓮安县 | 汉中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