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知名作家

專訪|作家吱吱:目前最滿意的作品是《九重紫》

時間:2018-10-13 18:43:40   作者:羅昕   來源:澎湃有戲   閱讀:1370   評論:0
內容摘要:撰文:澎湃新聞記者羅昕如今廣大女性已經成為當今中國互聯網消費的主力群體。據CNNIC最新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已達到4億,首次超出了全國網民的半數。從網絡文學到衍生影視劇,甚至是網游手游,越來越多的女頻題材作品大放異彩。古代言情也一直是許多女性喜歡的故事大類。這...

撰文:澎湃新聞記者 羅昕

如今廣大女性已經成為當今中國互聯網消費的主力群體。據CNNIC最新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已達到4億,首次超出了全國網民的半數。從網絡文學到衍生影視劇,甚至是網游手游,越來越多的女頻題材作品大放異彩。古代言情也一直是許多女性喜歡的故事大類。這些故事精致而考究,還有著豐富濃烈的情感。

9月12日,閱文集團旗下女性閱讀APP“紅袖讀書”舉辦戰略發布會,閱文集團白金作家、“古言天后”吱吱也出席了發布會。在去年的中國網絡文學作家影響力榜上,吱吱與葉非夜、丁墨、蘇小暖、顧漫成為網絡文學作家影響力榜前五位。

9月12日當天,吱吱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專訪。而2018年9月26日,也剛好是吱吱寫作10周年的紀念日。10年時間,寫作讓這個原本普通的母親,找到了自己的熱愛與追尋。她的丈夫對女兒說:“你要學媽媽,做媽媽這樣的人,活出自己來。”

專訪|作家吱吱:目前最滿意的作品是《九重紫》

吱吱

寫作帶她進入另一個世界

和許多網文作家類似,吱吱先是網文讀者,再開始自己吭哧吭哧寫網文。

時間要追溯到2004年,她還尚未養成在網上看小說的習慣,只是經常輾轉于各種論壇。一日,她發現了一部只出了開頭的作品——《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一下子深陷其中,愛不釋手。下文在哪?吱吱趕緊去論壇上問,有人回“這書早就有了,是起點中文網的”,于是吱吱從此結下了和起點的緣分。

“那時很多人寫帝王,隨波逐流(《一代軍師》作者)就寫將相,無論歷史性還是文筆都特別好。我就一下子成為他的粉絲。”吱吱回憶,“人家說欠周星馳一張電影票,我說我欠隨波逐流一個訂閱。因為最開始充卡不像現在用手機很方便,它要用銀行卡,要么就買起點的點券。我不玩游戲,不會充,那時也沒有正版和盜版的意識,就網上一搜,然后看得津津有味,非常激動。”

到了2008年,用起網站充值已然得心應手的吱吱想著“也去偶像的網站上發發文”,于是有了第一本小說《以和為貴》。“當時有個熱心讀者,基本上我寫三千字,這人可能評論五千字,而且他的評論都很中肯,不僅說哪里不好,還會告訴你為什么覺得不好,我印象太深刻了。我們后來有一個申請好友系統,我就加他,但他沒理我。”

“那時我也還是18線小透明,所以每天多了一兩個讀者加QQ,我都記得。有一天一個人加了我QQ,上面寫著我是誰誰誰,我一看這不就是寫評論那位嗎,我趕緊加上了!”結果聊著聊著,吱吱才知道——這個讀者就是“傳說中的”隨波逐流。

“那種感覺你知道吧?就是偶像突然在你身邊出現,還對你評價不錯。太神奇了。”吱吱說起這段往事,還是眉飛色舞,特別激動。

她從此走上了寫文之路,至今也有十周年了。人們說“十年磨一劍”,吱吱說:“寫文真的對我影響深遠,讓我這個人因此變得更好。”

“之前很簡單,我就是一個行政單位的普通科員,早上因為要送孩子上學遲到,下午因為接孩子放學要早退,周末兩天要陪孩子去補習。每年考核的時候,不是最后一名就不錯了。但是寫文之后,我感覺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吱吱感慨,“在這個世界你是被喜愛的,被尊重的,被重視的,然后你的人生可能會有另外一種變化。”

“當我覺得現實生活不如意的時候,我可以躲在網絡世界里休息一下。當我在網絡世界不順心的時候,現實生活里還有我的家人、朋友。所以這兩種變化讓我變得更心平氣和,對人更寬容。實際上寫文后我和父母的關系、和丈夫的關系、和女兒的關系,都變得更好了。我覺得這是我寫文最大的收獲——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好了。”

十年磨一劍,專注寫古言

如今,吱吱是起點女生網知名作家,發表作品900余萬字,代表作有《慕南枝》《庶女攻略》《雀仙橋》《花開錦繡》《好事多磨》《九重紫》等,其中《庶女攻略》在起點女生網書友推薦榜上雄踞第一長達六年。

很多讀者評價吱吱的文字有濃厚的古言特色,這離不開她的家庭熏陶。吱吱的爸爸,用她的話說,是個文藝男青年。平時購書頗多,許多舊時存書至今還好好地藏于家中。在寫《九重紫》的時候,吱吱在家里找到一張明朝時候的京城地圖,寫作時可以直接照著地圖比對。在參加閱文組織的作家年會時,為了趕稿,她隨身帶上了地圖,別的作家朋友看到十分羨慕。“那是在那個年代花一塊七毛錢買的。”吱吱有點感慨。

從溥儀的《我的前半生》里參考清朝宮廷的衣食住行,從曹雪芹的《紅樓夢》里考據,吱吱對古言的世界愈發著迷。“我寫古言是因為我比較喜歡看古言,但一開始用的都是現代語。時間長了,讀者多了,他們就會說,‘你這個詞在古代根本沒出現過’ ‘你寫的這個物品在那個朝代根本沒有’,這個時候我就會去反思自己的作品。經常每寫點什么,就要反過來去查資料,盡量避免現代化的口吻。這時間一長,積累多了,自然就是一種習慣了。”

也因此,吱吱認為雖然古言、現言、玄幻可以跨界寫,但她傾向于“專注寫什么”,“至少多寫幾年,是因為你在寫的過程中不斷地學習,然后會發現自己以前寫的東西的錯誤之處。如果你覺得你在這個行當里寫得非常好了,那再去換一個。起碼我覺得現代用詞和古代完全不一樣,不細耕的話,很難達到自己頂峰的作品。”

吱吱坦言,自己這十年全部都在寫古言。“是不是每一本都寫得好呢?當然不是,我肯定自己心里有數,哪一本寫得比較好,哪一本寫得有點問題。而這些東西也與積累有關系,因為網絡作家不可能等到全部東西都準備好了再去寫,個人的視角也始終是有限的。”

“我們和傳統作家聊天時,他們說你們為什么不等所有素材準備好了一氣呵成,我們說那樣容易出現偏差,他說那是你們對文的掌控不好。實際不是這樣的。”吱吱說,“網文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大家參與的娛樂性。我們局限于個人的視角,對整個文的完整性是有很大創傷的。傳統作家就說那是不是別人要你寫什么就寫什么,怎么可能呢?因為是我們自己要講一個故事,講得好怎么可能受牽制?我們受影響的因素是什么?是讀者在給你查漏補缺,你每天更新,每天有人回應,這里面也是很有趣的。”

吱吱笑言,邊寫邊改,有人唱和,寫到微妙處有有心讀者喝彩,這種感覺是很奇妙的。“我覺得這也是越來越多人喜歡寫網文的很大原因。因為寫作是個寂寞的事,但因為你在網上連載,就會變成一個熱鬧的事,至少是滿足自己虛榮心的事。就像你發了一個朋友圈,總是希望滿屏點贊吧哈哈。”

《九重紫》是目前自己最滿意的

素材可以積累、文字可以潤色,對吱吱而言,寫文最怕的是“沒有思路”。

“寫文這個東西,通常都會挖一個坑,把它補起來,再挖一個坑,再把它補起來。問題是怎么挖一個好坑?如果你挖的坑能隨便補好,說明這個坑沒啥吸引力。如果你挖了坑你自己都爬不出來,別人肯定也爬不出來,最后你若爬出來了,這就是一個好梗。所以我經常頭疼,這個梗怎么寫,這個坑怎么挖、怎么爬,這個困難是經常遇到的。”

她說道,基本上寫文這十年“要么寫,要么想,要么查資料”。“就像嫁進豪門一樣,庭院深深啊。別看躺在床上,實際上在費勁腦汁地想,腦洞大開地想。別看我們跑到哪兒去,年會,旅游,其實有的人在趕文,沒趕的也在想下一篇寫什么、寫這個有意思嗎?”

“你寫可能只要2小時,但想可能要6小時,甚至是8小時、12個小時、24小時都有可能。真正來說是永無休息之日。除非你不想在這個行業干了,你只要想在這個行業做下去,你就很難不去想。”

在構思方面,吱吱對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九重紫》。《九重紫》是一部架空歷史的網絡小說,講述了女主人公竇昭重生回到年少時的故事。

“為什么說我最滿意是《九重紫》呢?除了讀者對它的喜愛之外,還和我自己有關。我最開始寫文出于‘反駁式’,就是你說我寫不好,那我就寫一個,我寫我自己的,你喜不喜歡無所謂。但到了一定程度,特別寫完《庶女攻略》之后,我發現很多人留言說這個作品對他(她)有了什么影響、有了什么幫助,我就開始反思我的作品了。”

吱吱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九重紫》是她第一次從“下意識按照喜好寫”變成“寫作式寫故事”。“以前我不管技巧、布局,只要自己喜歡就可以了。但后來我會想,我能不能完整講好一個故事,除了我喜歡,它還能有寫作的技巧和立意在里面。以前哪個角色領盒飯,我就看自己心情。但是現在我會想,是不是要把男主角放在哪里出場?女主角小時候的經歷對人物塑造有沒有幫助?我以前所有故事都不寫大綱的,但是《九重紫》是唯一有的。”

“所以我對它感情非常深,覺得是我寫作的一個質的飛躍。后來我也一直舍不得賣它,就想給它找一個好東家,最后賣出去了還是很有感情。《九重紫》也是我寫得比較感人的一本書。”

從今年3月開始,吱吱已停筆休息了一段時間。“他們給我算過,我最長的休息時間超過18個月,最短的時候休息了五個月,這在網文江湖里已經非常長了。我雖然寫了十年,但作品七八部,與這個有很大關系。但我是這樣想的,網絡就是這點好,你寫得好自然大家捧場,你寫得不好,大家也不會因為你是誰去優待你。”

“所以我覺得還是作品為王。我寧愿多花一點時間去構思,而不是匆匆忙忙,不停地寫同樣的東西,這是我自己比較不喜歡的。”

賣出3部作品,不為IP而寫作

如今,女頻內容在IP改編開發領域尤其是影視化方面也引人注目。

吱吱說:“我有八部作品,才賣了三部,為什么?因為每部作品都是我的孩子,我給影視公司,就是把我的孩子嫁出去了,那不能隨便嫁。”

目前,吱吱的《庶女攻略》《九重紫》與《金陵春》都已賣給大型影視公司。

“賣IP是有條件的,要么就不賣,我自己在家養著,也是我的孩子,至少是原貌吧。我賣IP先審資質,就看什么公司做,不要講多少錢。然后公司對這部劇有什么計劃,什么時候能開拍,年限是多少。我還不許轉讓,這一條也把很多公司攔在門外了。”

吱吱也在做《九重紫》的編劇。對于一些“迎合IP開發而寫文”的做法,她表示:“真做了這行你會發現,網文的讀者和影視的讀者是兩個圈,你不可能同時把兩邊都兼顧。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你是依據別人的喜好講這個故事的時候,這個故事怎么可能講得好?打個比方,女孩子買口紅,這個色號是網紅色號,人人一個,但它適合你嗎?襯你膚色嗎?氣質接近嗎?我們只能找適合我們的東西,要不然人家口紅為什么出那么多色,一個色兩個色就可以了。”

“所以我想說,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做出自己喜歡的東西來。”吱吱認為,每個能在網文圈立足的作者都有核心競爭力,也難以取代。

“有核心競爭力的東西,都不會太便宜。你要這么想,你看醫生,便宜嗎?科學家做實驗,便宜嗎?寫作本來是七分靠勤奮,三分靠天賦,甚至可以反過來說三分靠勤奮,七分靠天賦。這種天賦是與生俱來的,就像老天爺賞飯你吃一樣。為什么那些中文系畢業的未必成作家,因為寫作本來是一個很私人化的東西,沒辦法可取代,也沒辦法可培訓。”

“那怎么證明我有沒有寫作這種能力呢?很難說。好在現在市場開放給大家了,我有這個能力,我有這個天賦,那么我就往前走了,沒有這個天賦的時候我自己就會停下來,不做了。”對于想寫網文的新人,吱吱建議感興趣的都可以一試。

“我最開始寫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我能寫,我也不知道我能寫這么長,我也不是中文專業畢業。只要喜歡這東西,就可以去試試看。”

愉悅的家庭關系與溫暖的文字

說起自己的老公與女兒,吱吱更是滔滔不絕。

老公是她的青梅竹馬。“吱吱”還是女兒的小名。

夫妻倆和女兒的關系非常親密,教育方式也自有一套。“小時候她認字,我們從來沒有規規矩矩說你要坐下來學,就直接跟她說,‘你喜歡喝雪碧,自己去拿一瓶’。所以我們家小孩最先認識的就是雪碧兩個字,其次才是‘人、口、中’。這孩子語文好,升高中的時候要軍訓,她為了不參加軍訓就去廣播室,一天寫57份新聞稿,每一篇都不一樣。她同學的媽媽說你怎么能不參加軍訓?我說為啥一定要參加?她是靠自己的本事不參加,這不挺好的嗎?”

“很多家長會把自己的意愿加在孩子身上,我不是這樣。我經常覺得,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我憑啥要求我的孩子做到?”

吱吱說,2008年開始寫文后,她陪女兒的時間少了。“那陣她也上中學了。我就直接和她說,你已經長大了,媽媽也有自己的生活。所以經常她寫作業,我寫稿子,我們互不影響。她喜歡看電影,我最不喜歡看電影,但是我們不沖突,她可以自己去看回來講講看了什么,我可以和她說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我們都快樂。”

輕松的家庭關系也讓吱吱的文字充滿感情。在吱吱看來,她的作品屬于比較暖的那種,“母子之情、父子之情、戀人愛情、兄弟姐妹相互幫助的感情,這么多年我寫的文都是比較溫暖的文,但成績還不錯,說明大家還是喜歡的。”

“而且這些情感的東西都是你在生活中體驗到的東西,你不可能空中樓閣去塑造的。雖然有一些故事高于生活,但你也得來源于生活才行。”吱吱笑言,她這個人特別喜歡聽人說八卦,越是家長里短越喜歡聽,甚至于看的節目都是相親節目、調解節目。“我好幾個同學在居委會工作,我就經常和他們吃飯嘮嗑,說你給我講講你們發生什么事。我是這樣一個很接地氣的人。”

和男性題材相比,吱吱認為女性題材作品本身更關注感情。“可能女性基因里就更感性一點。”吱吱說,做媽媽以后,她也非常關注女兒在看什么東西,這些東西對孩子會不會有影響。“我想寫女性作品的時候應該更慎重一點,無論選材、人設、人生觀。”

聲明:我們是澎湃新聞文化娛樂部的微信公眾號,欄目官方微博為“澎湃有戲”,唯一的APP叫“澎湃新聞”。本文來自澎湃新聞“異次元”欄目,未經授權,謝絕轉載。轉發朋友圈請隨意。


標簽:作品  目前  滿意  作家  專訪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沂南县 | 孝义市 | 海兴县 | 崇明县 | 博野县 | 双柏县 | 榆社县 | 中方县 | 广平县 | 宜都市 | 昌都县 | 嫩江县 | 襄樊市 | 全州县 | 福海县 | 壶关县 | 湖南省 | 高要市 | 博白县 | 金塔县 | 共和县 | 天津市 | 天气 | 灌云县 | 葵青区 | 大方县 | 南通市 | 南平市 | 那坡县 | 集安市 | 泸水县 | 兴安盟 | 玛纳斯县 | 邵阳县 | 晴隆县 | 彰化市 | 宁城县 | 大安市 | 平顶山市 | 安图县 | 故城县 | 阿拉尔市 | 密山市 | 玛多县 | 灵宝市 | 迁西县 | 颍上县 | 仁布县 | 探索 | 昂仁县 | 车致 | 武胜县 | 呈贡县 | 大姚县 | 衡阳市 | 资溪县 | 上虞市 | 达拉特旗 | 郧西县 | 慈溪市 | 布尔津县 | 合肥市 | 中西区 | 寿光市 | 平泉县 | 东莞市 | 宽城 | 神农架林区 | 西和县 | 东丰县 | 太仓市 | 海兴县 | 堆龙德庆县 | 泸西县 | 永定县 | 杂多县 | 桓台县 | 尼木县 | 安平县 | 汉寿县 | 武清区 | 同江市 | 繁昌县 | 永康市 | 通城县 | 罗江县 | 南江县 | 梅州市 | 连州市 | 遂平县 | 公主岭市 | 东乡族自治县 | 小金县 | 福鼎市 | 永登县 | 三台县 | 安泽县 | 白水县 | 北安市 | 老河口市 | 思南县 | 前郭尔 | 无极县 | 长春市 | 隆安县 | 天峨县 | 海阳市 | 延吉市 | 邯郸县 | 左贡县 | 台前县 | 报价 | 信丰县 | 石楼县 | 陆河县 | 宁武县 | 边坝县 | 海安县 | 北流市 | 和田市 | 铜梁县 | 望奎县 | 黑水县 | 麟游县 | 屏东县 | 景泰县 | 曲靖市 | 大悟县 | 漳平市 | 屏东县 | 勐海县 | 陆河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平果县 | 扎鲁特旗 | 民权县 | 高台县 | 泉州市 | 屏山县 | 天峨县 | 灌南县 | 西充县 | 麻栗坡县 | 佛山市 | 万州区 | 江陵县 | 连城县 | 凌源市 | 讷河市 | 淄博市 | 平谷区 | 安阳市 | 镇赉县 | 富锦市 | 抚州市 | 新乡市 | 广汉市 | 临朐县 | 宜川县 | 冀州市 | 建平县 | 大荔县 | 九江市 | 满洲里市 | 平乡县 | 饶河县 | 定州市 | 施甸县 | 旌德县 | 堆龙德庆县 | 澄迈县 | 兰溪市 | 江华 | 榆树市 | 娄底市 | 五峰 | 涿州市 | 镇赉县 | 民县 | 郴州市 | 东方市 | 涪陵区 | 平南县 | 衡东县 | 泗水县 | 长宁区 | 安塞县 | 赣州市 | 布尔津县 | 商城县 | 南投市 | 林甸县 | 九龙坡区 | 天镇县 | 宁远县 | 留坝县 | 兴安盟 | 静安区 | 宜兴市 | 奉贤区 | 漳平市 | 彰武县 | 绥化市 | 花莲县 | 泸水县 | 南充市 | 杨浦区 | 大姚县 | 德州市 | 崇信县 | 怀宁县 | 镇康县 | 额尔古纳市 | 元朗区 | 曲沃县 | 龙游县 | 钦州市 | 凌云县 | 德庆县 | 兴安县 | 澄迈县 | 榆林市 | 奉节县 | 梁山县 | 晋江市 | 疏附县 | 新化县 | 新昌县 | 盘锦市 | 洛南县 | 黑龙江省 | 务川 | 盱眙县 | 溆浦县 | 海晏县 | 文安县 | 陆丰市 | 黄龙县 | 盐池县 | 北辰区 | 三门县 | 镇江市 | 宝山区 | 民权县 | 芜湖市 | 绩溪县 | 同德县 | 黄平县 | 双鸭山市 | 大竹县 | 科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