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知名作家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時間:2018-10-13 18:54:45   作者:施慶華   來源:澎湃新聞   閱讀:2972   評論:0
內容摘要:原標題: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德國青年作家施益堅(StephanThome)的小說《蠻夷的上帝》《GottderBarbaren》入圍了2018年德語圖書獎短名單。盡管最終與獎項擦肩而過,但這本以太平天國運動為背景的小說顯然引起了中國市場的強烈關注,據悉已有六家大陸出版社在接洽該書的中文版...
原標題: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德國青年作家施益堅(Stephan Thome)的小說《蠻夷的上帝》《Gott der Barbaren》入圍了2018年德語圖書獎短名單。盡管最終與獎項擦肩而過,但這本以太平天國運動為背景的小說顯然引起了中國市場的強烈關注,據悉已有六家大陸出版社在接洽該書的中文版權。
德語圖書獎(Deutscher Buchpreis)由德國書業協會基金會設立,每年頒發給年度最佳德語長篇小說,競逐格外激烈。施益堅已是多年的獲獎熱門人選。2009年以來,他在蘇爾坎普出版社(Suhrkamp)先后出版了四部小說,其中三部進入了最后短名單的決選。
令德國文學界意外的是,在施益堅以往的作品中,他寫的都是德國中產階級尤其是知識分子階層的日常生活、人生危機和內心世界;而這次,他拿出了一本719頁的小說《蠻夷的上帝》(Gott der Barbaren),視角伸向了遙遠的中國,主題是絕大多數德國人從未聽說過的太平天國。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施益堅的新書《蠻夷的上帝》(Stephan Thome, Gott der Barbaren, Berlin: Suhrkamp, 2018. 719 Pp. ISBN: 978-3-518-42825-2.)
但對施益堅來說,這其實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我跟中國打了很久交道,所以一直想以小說家的身份寫一下中國。”在頒獎前幾天,施益堅在柏林接受筆者的專訪時這樣說道。
的確,在成為小說家之前,施益堅一直在研究中國的思想和文化。1972年出生于黑森州的小鎮比登科普夫(Biedenkopf an der Lahn)的他曾就讀于柏林自由大學,主攻哲學、宗教學和漢學專業,期間赴南京、東京和臺北交流。2004年,他以跨文化闡釋學和儒學思想為題獲博士學位。之后,他長居臺灣,先后在臺灣“中研院”和臺大等機構做訪問學者,從事學術研究和教學工作。
施益堅的象牙塔生涯是被他2009年出版的第一部小說《邊境行走》(Grenzgang)打斷的。這部以他的家鄉為藍本的小說一炮而紅,一時之間洛陽紙貴,更被翻拍成電影。于是,2011年開始,他從一位學者、哲學家、漢學家轉變為一名德國文壇備受矚目的小說家。緊接著,他出版了《離心旋轉》(Fliehkr?fte)和《對立面》(Gegenspiel),并在最新出版的第四部小說《蠻夷的上帝》(Gott der Barbaren)中,終于寫了他一直想寫的中國。
一個德國作家如何把太平天國寫成小說?筆者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委托,在柏林專訪了施益堅先生。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施益堅在柏林接受了筆者的訪談 施慶華 攝
澎湃新聞:您是怎么想到要寫一部關于太平天國的小說的?
施益堅:2012年,我在香港的一家英文書店翻到一本書,美國歷史學家裴士鋒(Stephen R. Platt)寫的《太平天國之秋》(Autumn in the Heavenly Kingdom),里面主要寫了太平天國運動晚期的歷史,生動描繪了曾國藩、洪秀全和額爾金伯爵等人物。我讀了一部分就馬上感覺到,這是我下部小說要寫的。這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一本書給了我寫小說最直接而具體的靈感。
當時我感到,這場歷史沖突有一定的當代啟示。這里面有文化誤解,有極端的暴力,尤其展現了宗教可以激發出的暴力。在西方世界,我們提起宗教暴力時馬上聯想到的是伊斯蘭極端主義。但在這場沖突中,我們看到的是一些信基督教的起義者掀起了一場破壞力極大的內戰。然而這段極為血腥暴力、傷亡慘重(約兩三千萬人喪生)的歷史,我們歐洲人居然沒聽說過。所以我就特別想寫這個主題。
另外一個原因當然是,我研究了很長時間中國,所以總想有一天以小說家的身份寫關于中國的故事,只不過不太知道具體寫什么,直到遇到這本書,我就感到很興奮,覺得這故事我必須得寫。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在《蠻夷的上帝》之前,施益堅已經出版了三部小說
澎湃新聞:小說的書名叫《Gott der Barbaren》(中譯暫作《蠻夷的上帝》)。這里的Gott是誰,Barbaren又是誰?您會怎么翻譯成中文?
施益堅:簡單化的回答是,Gott指的是基督教的上帝,Barbaren指的是英國人和法國人等西方人。但在小說中,當時的西方人也把中國人稱為野蠻人(Barbaren),因為覺得中國非常落后,風俗殘暴,各種腐敗等等;而反之,當時的中國人則稱“長鼻子”的外國人是蠻夷(Barbaren),因為他們不識孔孟經典。
事實上,中文概念的“夷”一開始指的是華夏文明所在的中原地區以外的人,后來也用于泛稱外國人。很長時間這個詞都沒什么爭議。在第一次中英貿易合同中,中文版的合同就把外國商人稱為“夷商”,而英文中對應的是“foreign traders”,是中性的。大約到了1830年代,西方人突然抗議,他們覺得中文的“夷”是帶貶義的,是有等級次序差別的,中國人把他們視為更低等的“野蠻人”。
但其實即便是中文的“夷”也經歷了一番變化。在孟子,“夷”不是貶義的,他就說過舜是“東夷之人也”。到了明清之際,例如王夫之就認為滿洲人是“夷”,與我們華夏文化有區別的地方在于他們沒有“仁”。但這樣的“夷”跟西方人所想象的“野蠻人”的概念是有差別的,例如中文的“夷”就沒有西文中“野蠻殘暴”的意涵。
所以,“Barbaren”或者說“夷”是個很好的例子,中西方各自從自己的理解框架出發,說的不是同一個概念。
把德語書名《Gott der Barbaren》翻譯成中文我覺得是有點困難的。難就難在,無論是翻譯成“蠻夷”還是“野蠻人”都無法傳達這個“Barbaren”在中西方不同語境下多歧的意涵。
澎湃新聞:小說主要講什么的,有哪些主要人物?
施益堅:主要人物有三個。
第一個人物是英國對華全權特使額爾金伯爵(James Bruce, 8th Earl of Elgin)。他負責推動對華鴉片貿易,帶領英軍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并下令火燒圓明園。他在中國是個大罪人無誤。不過,我在閱讀他的日記和給妻子的家書時驚訝地發現,他其實是個充滿道德省思的人。他完全反對鴉片貿易,認為英國人無權非法向中國銷售鴉片,盡管他的職責就是干這個事。他常常流露出對鴉片生意心生厭惡,還覺得他的同胞對待中國人非常殘暴——當然后來他也這么做了。我對這個人物的詮釋是,額爾金伯爵其實無法理解自己身處在什么樣的情境。他無法理解中國人在想什么,溝通極為困難,語言不懂自不用說了,對中國的風俗和文化符號等等他幾乎完全無法理解。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額爾金伯爵(攝影),曾國藩(油畫)
第二個人物是曾國藩,一個讀書人、文人、儒者,突然受清廷之命組建軍隊,平叛太平天國。在平亂安慶后,他下令把一萬多平民滅了口。在讀他的日記和信件時,我感到驚訝的是,沒有一個地方顯示他身為一個儒家君子對這番針對平民(其中包括婦女和兒童)的殺戮有道德良心的沖突。但與此同時,我又讀到他一直飽受各種病痛的折磨。他一度視力不佳,手無法抬筆寫字,有睡眠障礙,腸胃系統也出了問題。在我的小說里,我把這些身體上的病癥解釋為,他內心依然因為這些血腥殺戮而有道德良心沖突。
第三個人物是來自德國的傳教士菲利普·紐卡普(Philipp Johann Neukamp) ,一個推崇現代化的熱血年輕人。1848年革命失敗后,他加入總部位于瑞士巴塞爾的新教差會崇真會(Basler Missionsgesellschaft),被派往中國地區。在香港,他結識了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后來太平天國的干王),繼而跟著他去了南京,成為太平天國內部的一員。
前兩個主人公是以歷史真實的人物為基礎的,第三個德國傳教士則是完全虛構的,是讓德國讀者進入歷史情境的一個引子和視角。這三個人物帶來三個不同的視角和劇情線,互相交叉補充。
澎湃新聞:您這部小說被一些評論者稱為歷險小說(Abenteuerroman)。在書的最后一章,移居美國多年的德國傳教士菲利普用感傷的語氣回首自己的一生,第一句話就感嘆道:“人們不是說了嗎,人生就是一場旅行。” 您是怎么理解這句話的?您會如何總結菲利普這個人物的一生?
施益堅:我是真的覺得,人生就是一場旅行。我們走走停停,最后又有那么一個終點。途中有蜿蜒曲折,有岔口;有時我們會迷路,或走錯路。菲利普是個迷路的人物,在他旅途的終點,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他了,他也并不確切知道自己是誰。我認為,他在最后回顧的時候,他不敢相信自己經歷了這樣的人生。
這也是我著迷的點,就是如果一個人去了異域他國,自身的認同會發生什么變化。就好比我自己,我也來了亞洲十多年,我當然知道自己是誰,但我也因為這番跟異域文化的碰撞而改變了。
歷險小說這個標簽不算錯,這部小說有這樣的成分,但本質上其實不算典型的歷險小說。它同時也是部歷史小說,甚至,還是部哲思小說。在我的小說里,例如額爾金伯爵和曾國藩這兩個主人公,他們就是非常好省思的智識人士。
澎湃新聞:您認為歷史小說跟歷史學著作的區別是什么,相較之下有什么優勢?
施益堅:歷史學家必須提供論證的根據,必須忠于事實,根據歷史文獻說話。但是歷史文獻并不會告訴我們關于過去的全部。這些空白就可以由我們小說家用虛構和想象力來填補。
至于我寫的是不是歷史意義上的真實,我就不知道了。我努力做到的是讓這一切看上去可信。我不敢說,以前是真的如此這般,但我努力做到讓讀者相信,它可以是這樣子的。例如曾國藩。文獻中并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的身體病痛跟他的道德良心沖突有關聯,但我可以這么詮釋。
另外,歷史學家只有在當事人寫下所思所想時才能有根據地寫他們的內心世界,但小說家可以更自由地寫歷史人物心里在想什么。我們有不一樣的路徑和自由空間,可以描繪一個更為豐滿的畫面,讓讀者更容易進入年代遙遠的歷史情境。
澎湃新聞:為了寫這部小說,您做了哪些歷史研究工作,參考了什么著作和文獻?
施益堅:我閱讀了非常多相關文獻,參考文獻列一下大概有250種。其中對我最重要的研究文獻是兩部英文經典作品,除了裴士鋒的《天國之秋》和史景遷的《上帝的中國兒子》(God's Chinese Son: The Taiping Heavenly Kingdom of Hong Xiuquan),還有比較重要的是德國漢學家孔正滔(Thoralf Klein)關于崇真會在廣東的一本著作(Die Basler Mission in Guangdong [Südchina] 1859–1931),還有很多傳記。歷史文獻中,我讀了大量的日記、書信,還有報紙(例如當時在中國出版的最有影響力的英文報紙North China Herald)。另外,我也去了巴塞爾的崇真會檔案館,閱讀了當年赴華傳教士的一些簡歷和報告等等。有些歷史文獻片段我直接放進了小說中。
澎湃新聞:您之前發表的三部小說都是寫當代德國的,您擅長寫德國中產階級的人生危機和內心世界。可以說從內容到旨趣,您都是很典型的德國小說家。有一天,您突然跟德國出版社說,您想寫本關于中國的小說。您當時做了多少說服工作?
施益堅:我唯一要說服的其實就一個人,就是蘇爾坎普出版社的資深編輯多麗絲·普洛施博格(Doris Pl?schberger)。她是個非常優秀的編輯,我迄今發表的四部小說全部都是在她手里出的。她是那個會時不時問我下一部小說寫什么的人。
早在大概2013年,我就跟她提起過我的想法,跟她講了一下她從未聽過的太平天國。她乍聽下來覺得驚訝又興奮,但同時,她也沒什么把握,不能評估這個想法到底如何。后來,我把兩三百頁的草稿發給她。她看完后跟我說:“現在我終于知道你為何要寫這部小說了。”她覺得,這些人物的處理方式是我以前寫的一些小說中常用的手法,盡管現在的人物是英國特使和中國將軍,但這些人的思維以及我描繪他們內心的方式是有相通之處的,例如我一直感興趣描繪人物內心的矛盾、沖突與撕扯。
澎湃新聞:新書發表后,您在德國各地舉行朗讀會,與讀者面對面。有相當一部分時間,您要跟德國讀者介紹太平天國是什么樣的歷史。同時,您也強調,如果不懂中國的歷史,就不能理解中國的現在。您為何如此強調?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2018年9月7日,施益堅(左)在柏林舉辦新書發布會暨讀者見面會 施慶華 攝
施益堅:不了解歷史,就無法理解現在,這對每個國家來說其實都是如此。對西方人來說,中國的歷史理解起來當然更難,因為太長,太復雜,對我們來說也太陌生了。但遺憾的是,在我們西方或者說德國,我們放任自己太長時間對中國的歷史無知。您在學校里想必至少還學過一點法國大革命,但在我們德國的學校教育中,關于中國的歷史和知識是缺失的。當然,對理解當下中國,不一定要了解五千年的歷史,但至少十九世紀的中國歷史就對理解當下很重要,因為西方扮演了重大的角色。我的觀點一直是,這一段中國的近現代史其實也是我們西方人共同歷史的一部分。
澎湃新聞:在您的這部歷史小說中,我們能感受到許多當代問題:宗教的狂熱,暴力,全球化劇烈變動時代下人們內心的不安和撕扯。在寫作的時候,您心中是否也一直想著我們所處的當今世界?
施益堅:是的。我一直立志寫的是有當代感的歷史小說(historischer Gegenwartsroman)。那些故事是在過去發生的,但又像一面鏡子一樣,指向當下世界。
澎湃新聞:您的博士論文研究的是跨文化闡釋學和儒家思想,探討了跨越文化界限的理解的可能性和局限。您一定聽說過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在這點上,您是樂觀主義者還是悲觀主義者?
施益堅:在這方面,我既是樂觀主義者也是悲觀主義者。我是樂觀主義者是因為,我認為跨越文化的界限的理解是可能的。是悲觀主義者是因為,我認為理解的過程是需要一番努力的,是需要很費心的,至少學會異域他國的語言例如中文就非常困難。而在當今世界很多地方,人們越來越縮回自己的圈子內,而異文化正被視為一種有危險性的、令人懼怕的東西。比如德國,最近就有所謂的“文化異化”的擔憂和爭論。所以,我相信跨越文化鴻溝的理解的可能性,但我憂心在當今世界這并不容易。
澎湃新聞:這本書會不會翻譯成中文出版?
施益堅:臺灣的聯經出版社確定會出中譯本,另外中國大陸也有六家出版社正在考慮。去年冬天,我去了南京大學和復旦大學,朗讀了部分德語草稿,做了演講,得到的反饋是非常積極的。我非常期待這部小說可以跟中國的讀者見面。
專訪德國作家施益堅:寫一部以太平天國為背景的歷險小說
臺灣目前已經出版了兩本小說的中譯本
澎湃新聞:從2009年開始,您出書非常有規律:每隔三年出版一本小說。是否能跟我們提前透露一下,您2021年的小說將是關于什么的?
施益堅:下一本小說的故事發生在臺灣。畢竟我在臺灣呆了那么長時間,所以想寫這片土地上的人和故事。但具體的我還沒有確定,這只是我的計劃。
注:訪談全程以德語進行,全文翻譯后經施益堅先生校訂。

標簽:德國  一部  小說  作家  專訪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东光县 | 平安县 | 榆社县 | 城口县 | 江油市 | 雷波县 | 象州县 | 策勒县 | 舒城县 | 乐陵市 | 上杭县 | 方正县 | 富宁县 | 大宁县 | 墨竹工卡县 | 凤山县 | 吉安县 | 元阳县 | 大理市 | 黄大仙区 | 邵阳县 | 沾化县 | 辽宁省 | 合作市 | 剑川县 | 北海市 | 年辖:市辖区 | 封开县 | 确山县 | 满城县 | 游戏 | 衢州市 | 齐齐哈尔市 | 承德县 | 舞钢市 | 武清区 | 得荣县 | 年辖:市辖区 | 昌都县 | 堆龙德庆县 | 涞水县 | 云龙县 | 湖口县 | 斗六市 | 饶平县 | 积石山 | 拉孜县 | 寿宁县 | 正镶白旗 | 定襄县 | 鹤山市 | 和顺县 | 石林 | 堆龙德庆县 | 嫩江县 | 合肥市 | 益阳市 | 长沙市 | 定安县 | 枝江市 | 维西 | 乌拉特中旗 | 横峰县 | 比如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青岛市 | 白沙 | 曲周县 | 宜宾县 | 刚察县 | 淳化县 | 什邡市 | 安阳市 | 呼伦贝尔市 | 林甸县 | 托里县 | 瑞金市 | 合水县 | 八宿县 | 奈曼旗 | 社旗县 | 黄平县 | 鸡西市 | 蕲春县 | 聂拉木县 | 正安县 | 榆林市 | 五家渠市 | 桂林市 | 东兰县 | 永川市 | 柳江县 | 孙吴县 | 文山县 | 湖北省 | 中西区 | 叶城县 | 丽江市 | 昌图县 | 建始县 | 敦煌市 | 惠安县 | 章丘市 | 屯昌县 | 南投县 | 英超 | 利川市 | 邻水 | 东丽区 | 泰来县 | 通渭县 | 皋兰县 | 阿克陶县 | 政和县 | 河北区 | 武隆县 | 莫力 | 罗甸县 | 乡宁县 | 胶州市 | 获嘉县 | 盐津县 | 苍溪县 | 罗江县 | 西平县 | 潜山县 | 都昌县 | 铁岭县 | 铜川市 | 台前县 | 台湾省 | 桃江县 | 哈巴河县 | 呼和浩特市 | 永登县 | 芜湖县 | 娄底市 | 昭通市 | 长治市 | 宜良县 | 江门市 | 金门县 | 闻喜县 | 天峻县 | 许昌市 | 兴安盟 | 资阳市 | 浙江省 | 晋宁县 | 巴林右旗 | 桃源县 | 塔河县 | 米易县 | 秀山 | 依安县 | 嵩明县 | 榆中县 | 奉贤区 | 平昌县 | 平昌县 | 玛曲县 | 三原县 | 历史 | 海南省 | 蒙阴县 | 宣化县 | 常州市 | 定兴县 | 涟水县 | 盐山县 | 邹平县 | 南丹县 | 江达县 | 武乡县 | 从化市 | 百色市 | 瑞丽市 | 土默特右旗 | 临高县 | 榆中县 | 夹江县 | 兴山县 | 伊金霍洛旗 | 读书 | 辽阳县 | 来安县 | 漾濞 | 高安市 | 永德县 | 彰化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南丹县 | 合山市 | 澄城县 | 玛曲县 | 开江县 | 建始县 | 临朐县 | 平和县 | 正蓝旗 | 德保县 | 普兰店市 | 西宁市 | 邹平县 | 洛扎县 | 驻马店市 | 秦皇岛市 | 乳源 | 陕西省 | 丰宁 | 鹤庆县 | 博客 | 锦屏县 | 长阳 | 靖远县 | 河曲县 | 汉中市 | 文昌市 | 余姚市 | 和政县 | 邳州市 | 乡城县 | 吉安县 | 花莲市 | 南宫市 | 枞阳县 | 南城县 | 泗水县 | 来安县 | 奉新县 | 洪泽县 | 庆元县 | 徐州市 | 阿拉善盟 | 黔南 | 平罗县 | 巴南区 | 肥西县 | 那曲县 | 嵊泗县 | 中江县 | 阜宁县 | 桐梓县 | 沙湾县 | 合作市 | 南投市 | 沽源县 | 清河县 | 甘谷县 | 沙湾县 | 宝鸡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