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大眾評書

歷史,不該忘掉他們——略論蕭光豁長篇小說《湘黔路》中的人物形象

時間:2018-10-25 20:10:50   作者:李玉真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2226   評論:0
內容摘要:蕭光豁先生的長篇小說《湘黔路》,讓人讀后有一種深切的感慨和迷茫。小說中特殊的時代背景、可歌可泣的普通人物、非同尋常的歷史事件,早已成為一種“陳跡”,有時卻又依稀覺得并未走遠……我的父輩不少人曾經參加過貴州境內幾條鐵路干線建設的大會戰,我的父親更是在參加滇黔鐵路建設的過程中身負重傷且落下殘疾。如今他們大多成了年過古稀的老...

蕭光豁先生的長篇小說《湘黔路》,讓人讀后有一種深切的感慨和迷茫。小說中特殊的時代背景、可歌可泣的普通人物、非同尋常的歷史事件,早已成為一種“陳跡”,有時卻又依稀覺得并未走遠……

我的父輩不少人曾經參加過貴州境內幾條鐵路干線建設的大會戰,我的父親更是在參加滇黔鐵路建設的過程中身負重傷且落下殘疾。如今他們大多成了年過古稀的老人,在鄉村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除了自己的親友,再沒有誰會知道他們,很多方志上更是對人和事都只字未提。因此,捧讀《湘黔路》,我有一種陌生而親切的感覺,不覺產生了對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稍作分剖的想法。

一、小說的敘事背景

1970年10月到197210月,湘黔鐵路開工重建并建成通車。兩年時間內修建了631公里長的鐵路,得益于以近百萬民工為主體的建設大軍。這些民工當時的身份是“民兵”,在鐵路建設過程中全部按照軍事編制,實行軍事化管理,但他們的職責跟軍事毫不沾邊。

來自貴州的鐵路民工共有34萬人,小說反應的就是其中某部二連四排十班的民兵,在鐵路建設過程中相同的奉獻和不同的喜怒悲歡、夢想與追求,尤其是部分人因為“出身”不好而遭致的悲劇命運。對于生命個體存在的意義、個人命運在國家、時代命運沖擊下的最終走向將會怎樣,小說留給了我們許多思考。

二、歷史,不該忘掉他們

以當時的政治標準來衡量,某部二連四排十班這個民工群體的組成是復雜的:就階級成分來說,有農業戶口中的貧農、雇農,他們屬于“出身”好而不會受到太多非難、迫害的一類,還有非農戶口中的“壞分子”子弟,他們的命運完全相反;就文化水平來說,有一字不識的新文盲,也有剛離開學校的高、初中畢業生;就個性品行來說,有小錯不斷的普通人,有愛憎分明的仗義者,有光明磊落者,也有心地陰暗者;就理想追求來說,有把吃飽穿暖作為最高目標者,有以參加鐵路建設為榮者,有希望看到自己修建的鐵路通車者,還有對茫然的未來滿懷期望者……究其實,他們的身份無非就是農民,或者是農民“監管”的對象。

付德禮、牛來富、古八百、桂中華、曾誠、林小江、韓文學、年華、李秀英,作為作品中有名有姓的角色,他們是某部二連四排的成員。除了年華和李秀英被分到女班之外,其余的人都是十班成員,付德禮是十班的班長。往上,便是排長高富貴;再往上,便是連部炊事員于寬厚、連長于寬德、指導員申國安了。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湘黔路》里面有名有姓的角色說不上多,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斗爭”,這并沒有降低它的內蘊,更沒有淡化它凝重的主題。

上述“這一群”僅僅十來個人,但他們不僅代表著被抽調來參加鐵路建設的近百萬民工,他們的遭際甚至也代表了二十世紀中葉不同時期參加鐵路建設的民工的遭際——政治的、經濟的,精神的、物質的。由此知彼,可以“旁及”其他。以下,試著歸納一下對這個群體的總體印象。

(一)豪爽不拘小節的一群

開口就罵,動手就打,是這個群體中的多數人勞作之余的共同特征。他們在相處過程中,一方覺得無法說動對方時,或是覺得不公平時,便會以“打”的形式達到目的。牛來富是這樣,古八百是這樣,班長付德禮是這樣。后來被提升到“代理排長”的桂中華則在這些特征之外,多了打擊報復和喜歡告密兩個特色。當然,這兩個特色是申指導員苦心“調教”的結果,姑且存而不論。從桂中華后來良心發現,通過林小江提醒曾誠防范申指導員的親戚這點可以判定,他并不是一個本質很壞的人。

喜怒形于色,不虛偽,不設防,應該都是這個群體中多數成員的性格特征。 

(二)清醒卻又迷茫的一群

這個群體中的清醒者,無疑要算曾誠。作為這個群體中的學歷最高者,眼看大學生活唾手可得的時候,突然因為出身問題,被下放到了農村,思想落差之大可以想見。其次是林小江,雖然在學歷上比曾誠要低“一級”,但我們隨處可見的是這位初中畢業生的好學上進。他們既有對當時政策的質疑,更有對時局的無奈;既有對上級的服從,也有對知識的癡迷,更有對未來的迷惘。

除了曾、林二人之外,這個群體中的人,除了作為文人子弟的新文盲韓文學,凡是認得幾個字的其他成員,清醒者要占多數。付德禮對上蒼的多次詰問,其實代表了這個群體共同的心聲。不過,清醒也好迷惘也好,都沒有影響他們對鐵路建設的熱情,在勞動中,他們做到了完美服從、努力奉獻。

(三)明大義識大體顧大局的一群

無須避諱,參加鐵路建設的各色人等,動機并不全然相同:有的懷著解決溫飽的目的主動“介入”,有的被動“卷入”,有的無可無不可,有的則毫無選擇的權利。然而,在客觀上他們無疑都屬于當年舍小家顧大家的一群。作為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付德禮不顧妻子的反對主動上了鐵路,韓文學則是在父親打罵和哄騙之下被動上鐵路的。到了鐵路上之后,他們的勞動表現、奉獻精神應該說是沒有差別的。偶爾偷懶的情形當然也有,比如牛來富裝病不出工,甚至逃跑回去在家待了一個多月;但作為特例,他并沒能使其他人跟著“變壞”。

說這個群體明大義識大體顧大局,作品中的申國安之流肯定不會認同,但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見,因為在“他”眼中,這個群體無非是他向上爬的墊腳石、撈取政績的資本。

(四)富于犧牲精神的一群

這里所謂的“犧牲精神”,只得從物質角度來談論了。這個群體的奉獻是巨大的,功勞是客觀的,成果是顯著的。需要說明的是,他們付出了太多的同時,回報卻低到難以維系溫飽的程度。這當中最為典型的是韓文學,作為群體中兩個未成年人之一,他不僅長期處于極端饑餓狀態,在穿著方面甚至無法滿足遮羞的基本需求。此外,面對高強度的體力勞動,面對種種違反生理常識的疲勞戰術,以及長期遭受烈日暴曬導致的皮膚病的蔓延(這也是牛來富裝病成功逃回家的重要原因),他們沒有不滿;除了極個別情況下偶爾的嘀咕,他們沒有抱怨,沒有牢騷。

面對物質生活的極其困頓、生活資料的極端匱乏,他們安之若素,不予介意,甚至面對精神方面的折騰,他們也采取了隱忍和服從的態度。這個群體是在物質條件極端艱難和精神方面遭到肆意折騰中做出貢獻的,因此,他們的犧牲精神,相對于正常環境之下的人們的奉獻,更加難得,更加讓人感動。

(五)不求回報的一群

跟當年那個時代的鄉村相比,鐵路上的這一群,多數僥幸擺脫了被餓死的命運,他們是“幸運”的;和四十年后的當今對比,他們又是深深的不幸了:除了忍饑挨餓長時間高強度地從事重體力勞動之外,他們還要忍受種種約束、恪守種種禁忌,有的受到了不該有的折磨,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所有該承受不該承受的他們都承受了,該忍的不該忍的他們也同樣忍了。他們當中的多數,對辛苦付出的最高理想,僅僅是希望能看到火車通車,滿足一種參與建設的自豪感。然而,作為鐵路建設者的“代表”,高排長獨自留下來等待通車典禮,卻連參加通車儀式的資格都沒有,不得已逃票坐火車過一站路后,被趕下來,沿著鐵路步行回家。

總體說來,這個群體在當時就沒有得到足夠的尊重:生者無法維系必要的自尊,無法維護起碼的權益;逝者當中,有的被剝奪了“犧牲”的權利,比如韓文學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隨著“轉戰”工作的漸次展開,一些僥幸的“平安”者、傷殘者,將會陸續回到自己的生產隊,由“民兵”還原成社員或知青,再到后來的村民或非農從業者。他們參加鐵路建設的經歷,或淪為茶余飯后的談資,或被擠占到記憶的一隅,不再被提及,甚至不復被想起。

這個群體中的每個人都很“小”——角色小,名聲小,“資格”小;同時又很大——奉獻大,犧牲大,功勞大。這是每一位年輕讀者都有必要明白的。

三、歷史,也不該遺忘的另類個體

如果說參加鐵路建設的這個群體需要被記起被尊重的話,作為“對立”面角色的于寬德、申國安之流也不該被忘記,因為是他們在物質生活極端艱難的情況下,人為地增加了鐵路建設者們靈魂的痛楚,使他們從身心兩方面都受到極大的創傷。不過,境況愈是艱難、愈是惡劣,這個群體的光輝越能得到彰顯,這或許是當初的施惡者始料未及的。

作為連里的主要領導者,連長于寬德使壞的出發點在于滿足私欲,缺乏高遠的目標。他以唱戲為由借酒誘使秀英上當失身,是貪的表現;試圖嫁禍給林小江,是怕的表現。他對手下民兵似乎沒有更多主觀敵意。秀英后來的精神失常和林小江遭受的“破壞軍婚”冤案,是被申指導員惡意利用的結果,但作為始作俑者的罪責,于寬德卻是沒法推卸的。以招工為由試圖把魔爪繼續伸向年華,失敗后惱羞成怒地把招工指標轉給了不合條件的親弟弟于寬厚,則進一步證實了這個連隊領導者貪婪、自私、滑頭和無恥的一面。不過,跟申指導員比起來,他的惡行,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申指導員也是主動要求上鐵路的,不過,他跟別人不同,他是以干部身份懷著一顆干大事的勃勃雄心“參戰”的。他到了連隊之后都干了些什么呢?折騰,整人,這是他的兩大“法寶”。他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做出政績,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

民兵上鐵路被稱為“參戰”,工作內容卻僅僅是參加鐵路建設,跟敵情并不沾邊。申指導員到連隊之后是怎么做的呢?要求連隊里面的民兵們三天兩頭不停地“換防”。班長付德禮覺得這有違軍民魚水情的優良傳統,拒絕執行,馬上就受到撤職處分。盡管經高排長說情后撤職處分減輕了,這位指導員的獨斷專行和喜歡折騰的做派還是暴露無遺。為了不輸給其他連隊,民兵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被迫取消了周末、取消了午休,甚至于下雨天也不準休息。一些男民兵長時間在烈日底下赤身勞作,患上了嚴重的皮膚病,他也置若罔聞。協助一連修建橋墩,在人家輪班休息時,為了取得更大的“戰績”,他居然讓手下民兵夜以繼日連續“作戰”,直接造成了韓文學的慘死。

這位申指導員的另一大癖好是整人。誰的“階級成分”有“問題”,就看誰不順眼,甚至人家有了功勞也要竭力詆毀和抹殺。這位指導員并非不知道“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選擇”,也并非不懂得評價一個人要看他(她)的現實表現而不是他(她)父輩的階級成分,但他視若無睹。原因很簡單:他想“向上爬”,所以只能變本加厲地進行迫害,以期能找出工作“亮點”。“五·一”節表彰先進,四排送上去的曾誠的優秀事跡材料,被申指導員強行移植給了桂中華;四排十班的先進集體,材料中凡是涉及林小江的,也全都移植給了桂中華。違規把“九·一三”絕密文件借給高排長看,被后者丟失后,為了推卸責任并借此立功,他居然讓牛來富回到鐵路上來作偽證說是被曾、林偷去了,而且居然為此補發了牛來富逃跑期間的工資。遭到拒絕后,他又軟硬兼施讓高排長在證明材料上簽了名。若不是抓捕曾誠和林小江的頭天晚上女班被老鼠嚇得集體“炸營”,如果不是付德禮從女班床底下的老鼠洞中發掘出罪證——一大堆文件碎片,在已對他們進行嚴密布控的情況下,抓捕、屈打成招和關進監獄都是沒有懸念的事情。林小江則是因為跟李秀英的所謂“破壞軍婚”罪行而受盡折磨。所有知情人都來說明真相,申指導員非但不肯放過,反而置一個農村姑娘的尊嚴和名節于不顧,要秀英“站出來檢舉揭發”,直到秀英精神失常住進醫院。相反的情形則是,誰的家庭出身好,他就竭力培養成為臥底,許以種種好處,哪怕扶不上墻也要勉為其難,甚至不惜為此弄虛作假。勞動表現和政治覺悟都處于“雙低”的桂中華被揠苗助長,淪為笑柄,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

桂中華為申指導員當臥底,幫著他弄虛作假,幫著他制造冤案,但他并沒能力兌現給桂中華安排工作的承諾,這個問題不在他這個指導員的權力范圍。他的失落可想而知,他的失敗也可想而知。放在歷史時空里去考查,申指導員這個角色充其量就是一個不學無術、不擇手段、極端冷酷卻又沒有能力“爬上去”的一個政治怪胎。

四、小說留給我們的思考

曾有人“眷戀”那個時代:所有的公仆都嚴于律己、兩袖清風;百姓都安居樂業,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其實,無論是文學作品還是有關回憶錄都在告訴我們:那個時代并沒有凈土,貪腐很少的原因是物資的極度匱乏,而不是哪個人的覺悟有多高。營部學習班的伙食居然比一線民兵的生活標準高出許多,韓文學犯錯后被送去處罰的奇遇讓牛來富心動,居然也想犯個錯去享受幾天好生活。連隊里面唯一的皮鞋和假領,套在申指導員的身上是“工作需要”,桂中華學著他買來之后卻挨了批評——這是一個滑稽的邏輯。

在這部作品中,可以說沒有官兵一致、同甘共苦可言,有的是當權者的享樂、為所欲為。二連四排的民兵中二人死亡一人失蹤,無不是申指導員憑著“政治”優勢恣意妄為和于連長倚仗特權肆意踐踏的結果。不談法律與道義,只說良知,只要申指導員稍微具備一點點的話,韓文學與曾誠慘死和秀英失蹤的悲劇就都可以避免,但他的野心注定這不具有可能性。

作品中,申指導員曾經兩次遺憾于自己文化淺淡的事實,一次是寫決心書時,另一次是企圖向最高統帥檢舉揭發之時。政治上的自傲,文化上的自卑,應該要算是申指導員心理失衡之下不遺余力地迫害曾誠、林小江他們的深層次的根源所在。


標簽:他們  歷史  形象  小說  不該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一起揭秘千年宋詞的幾種基本常識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天祝 | 泰宁县 | 甘德县 | 柘荣县 | 阳东县 | 海城市 | 阜宁县 | 宁德市 | 长岛县 | 绩溪县 | 鲜城 | 方城县 | 兖州市 | 微山县 | 杂多县 | 左权县 | 南华县 | 平乡县 | 开封市 | 东丽区 | 织金县 | 博野县 | 福鼎市 | 天长市 | 威信县 | 达孜县 | 永昌县 | 甘南县 | 永和县 | 米泉市 | 鹤庆县 | 闽侯县 | 东莞市 | 丹棱县 | 中阳县 | 鹿邑县 | 色达县 | 田林县 | 广灵县 | 措勤县 | 松原市 | 襄樊市 | 宾阳县 | 安福县 | 临夏市 | 阿克苏市 | 漠河县 | 清水河县 | 徐闻县 | 芜湖市 | 观塘区 | 大埔区 | 北川 | 霍州市 | 盐池县 | 平塘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商河县 | 来凤县 | 天峨县 | 潮州市 | 林甸县 | 榕江县 | 博罗县 | 巨鹿县 | 周宁县 | 资中县 | 崇阳县 | 黄浦区 | 榆中县 | 连平县 | 合江县 | 天祝 | 酒泉市 | 扎赉特旗 | 阿荣旗 | 桦川县 | 成安县 | 宣化县 | 香格里拉县 | 新津县 | 义马市 | 辽宁省 | 枝江市 | 武邑县 | 亚东县 | 芷江 | 鄂伦春自治旗 | 阳西县 | 沙坪坝区 | 三穗县 | 赫章县 | 临湘市 | 凤冈县 | 泸水县 | 荆州市 | 巨鹿县 | 英德市 | 海盐县 | 满城县 | 弋阳县 | 大埔县 | 疏附县 | 日照市 | 靖远县 | 襄汾县 | 乌拉特中旗 | 甘德县 | 根河市 | 宝应县 | 巨野县 | 都昌县 | 滦平县 | 抚远县 | 丘北县 | 濮阳市 | 湟中县 | 崇阳县 | 疏勒县 | 青浦区 | 舒城县 | 罗平县 | 谢通门县 | 太保市 | 涞源县 | 曲水县 | 登封市 | 梅河口市 | 贵南县 | 凤山县 | 亳州市 | 阿图什市 | 萍乡市 | 会宁县 | 涡阳县 | 韶关市 | 鸡泽县 | 和林格尔县 | 西林县 | 九寨沟县 | 唐山市 | 抚顺市 | 盐城市 | 郁南县 | 铜鼓县 | 涞水县 | 从江县 | 清丰县 | 河北区 | 盐亭县 | 松原市 | 丘北县 | 鄂温 | 酒泉市 | 冀州市 | 栾川县 | 佛冈县 | 吉首市 | 新田县 | 高唐县 | 嘉善县 | 芷江 | 雷州市 | 沂南县 | 牡丹江市 | 迭部县 | 自贡市 | 盱眙县 | 壤塘县 | 化德县 | 文登市 | 疏附县 | 乌兰察布市 | 恩平市 | 志丹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博野县 | 苍南县 | 长子县 | 米脂县 | 汝阳县 | 朝阳市 | 石屏县 | 沁阳市 | 科尔 | 梨树县 | 惠水县 | 抚远县 | 竹溪县 | 城市 | 额济纳旗 | 登封市 | 梧州市 | 年辖:市辖区 | 宿州市 | 贵溪市 | 迁西县 | 西安市 | 衡阳县 | 灵丘县 | 万源市 | 黑山县 | 威信县 | 萝北县 | 丹巴县 | 盱眙县 | 秭归县 | 山丹县 | 香河县 | 睢宁县 | 武穴市 | 莱芜市 | 仙居县 | 东源县 | 桓台县 | 德清县 | 搜索 | 南华县 | 郸城县 | 曲阳县 | 大埔县 | 望都县 | 民权县 | 白河县 | 海林市 | 新丰县 | 泽普县 | 白沙 | 台北市 | 高淳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兴国县 | 商城县 | 洮南市 | 二连浩特市 | 额济纳旗 | 合水县 | 商城县 | 灵台县 | 太和县 | 林周县 | 凤城市 | 宜都市 | 尚义县 | 桦川县 | 长乐市 | 汝阳县 | 海阳市 | 乾安县 | 武安市 | 皮山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