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文學評論

李玉真:叩開“門”那邊的精彩——朱登麟新詩集《門的傳說》讀后

時間:2018-10-26 18:37:21   作者:李玉真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1493   評論:0
內容摘要:只要存在時間上跨越的可能,未必無形的各種“門”,就會是我們無法回避的一種“客體”。只要存在空間差異,未必有形的種種“門”,也會讓我們心生好奇。這是得到朱登鱗先生的新詩集《門的傳說》之后,我首先想到的。這部詩集的封面就是一道“門”,門環是個很明顯的標志。打開它,從目錄頁可以發現全部作品分為五輯:第一輯《雨夜風鈴》,第二輯...

只要存在時間上跨越的可能,未必無形的各種“門”,就會是我們無法回避的一種“客體”。只要存在空間差異,未必有形的種種“門”,也會讓我們心生好奇。這是得到朱登鱗先生的新集《門的傳說》之后,我首先想到的。

這部集的封面就是一道“門”,門環是個很明顯的標志。打開它,從目錄頁可以發現全部作品分為五輯:第一輯《雨夜風鈴》,第二輯《思想史》,第三輯《臉譜奇觀》,第四輯《鄉村戀曲》,第五輯《初春的》。

粗讀后發現,整個集子中的作品,要么是真情的意流淌,要么是嚴肅思考后的有感而發,沒有矯揉造作或故弄玄虛。概言之,一位富有責任心的人鄭重的思考,構成了這部集形式上的嚴謹和內容上的深刻。這是應該得到普遍認可的。

無法對集子中的全部作品一一置評,也無法對各輯作品的題材或主題截然歸類,因此,本文主要從部分專輯中選取一些容易產生共鳴的作品,通過節選或全文,做些未必恰切的分剖,順帶旁及其他。

一、在“門”的那邊

(一)《雨夜風鈴》

收錄的47首作,多以抒情為主,在此基礎上各具特色。先以開篇之作《籬笆》的最后兩個小節為例:

深夜 我站得酸疼的腳/關節炎沒天沒地撒嬌/額角沁出星星點點慘白的花苞//親愛的 某個黎明/太陽掀開你酣睡了一個雨季的窗簾/你肯定很驚訝——/我披掛滿身的瓜瓜豆豆/為何都氣鼓鼓的 瞪你

“籬笆”雖是抒情對象,人卻沒有直接贊美“他”們,而是通過擬人方式,讓籬笆們在“委屈”之下“遷怒”于人——好笑的是,那些“氣鼓鼓”的瓜豆之類,非但不是怨恨的標志,反而是邀功的“資本”。這里的妙趣,讓人忍俊不禁。

如此風格清新有趣的作品,這個專輯中還有不少。

《楓樹》第三小節:

(也)注定要在黃昏/讓我拾起你枯唇上飄落的/一片血紅的嘆息 夾進日記/每夜每夜每夜 失眠/心壁鑿出棧道/聽枕下轟轟風雨怒濤

“黃昏”“(飄落的)枯唇”“(血紅的)嘆息”幾個意象連綴在一起,給我們勾勒了一幅肅殺的晚秋景象,這不是碰巧,而是“注定”的、不可逃避的。這樣的場景并沒有一晃而過,而是由靜到動,在夜晚攪擾夢魂,令人痛苦不堪。三個“每夜”疊加,非但沒有拖沓之感,反而烘托出了一種痛苦壓抑不可自拔的氛圍。正因為這樣,我們可以說這首是凝重的、深刻的。

再看《門》:

門并不了解自己的心事/在季候風的催促下/不斷做有關陽光的夢/冬天即將過去了/門的臉上終日滴嗒著淚痕//歲月畏縮在院墻下面/那種黑色想法時時溜來造訪/捉住一只溜滑的敲門聲/那些在臺階上纏綿了一冬的紫藤/只留下些星星色的蹄印或指紋/門在深處打救自己/打不開內心的秘密//一只鳥歪著腦袋/模仿鑰匙困惑不解的表情/門痛苦地閉上了鎖孔

一般地,“門”只是一種由此及彼的空間界限,盡管與橋梁、隧道一樣具有連通的功能,差別卻也是不小的——除非特許,“門”的功能在于閉鎖。由于開與合完全操控在其所有者手中,“門”從來沒有被賦予過生命意義,尤其是沒有被賦予過情感與思考的意義。

仔細推敲文本,可以發現,“門”的痛苦源自長期的閉鎖和由此導致的與外界的隔絕。“門”是無法主宰自己的,它的痛苦,何嘗不是其所有者的痛苦?這“門”,難道不是心靈之門?我們都懂得要敞開心扉,在許多人帶著面具的背景下,它正好從反面襯托出了“門”打開之難。當然,具體到這首,不完全排除有這么一個具體的心結重重的抒情對象:因為種種內因和外因,他(她)把自己長期封閉起來,以致于連心(“門”)都不堪承受,試圖“自我”拯救了。

后一篇《門的傳說》,又截然不同:

你想看看那道門里的事情/門環為何像她的玳瑁眼鏡//鏡片“吱溜”一聲她走出來/長睫毛迅速上鎖/巷子裊裊娜娜向西邊伸去//你趁機趴下院墻/通過一只牽牛花的嘴打聽/兩扇門表情相當緊張//然后她攜一籃子雨季歸來/藍蓋布下不知放映著些什么/她摸鑰匙/背影復雜地擋住黃昏/鑰匙早已不在她身上/她沒有發現你/門著急的喊她進去//鑰匙在哪兒呢?/一只牽牛花在院墻上納悶/小腦袋上套著副玳瑁眼鏡

如果說前一首中的“門”是因為難以忍受長期閉鎖而試圖自我“救贖”的話,這里的“門”就反過來了:它樂意并希望為它的所有者保守秘密,樂意長期封閉。還有一點就是:上一首中的“門”,是自內而外的,是附屬于人的,是試圖改變閉鎖狀態的;這首中的“門”,“獨立”于人之外,它卻希望及時閉鎖以保護其所有者的秘密。

是否可以這樣推定:這首的抒情主人公“你”,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充滿了好奇心的孩童,而“門”的主人則是一位孤獨的、怕與別人打交道的、深居簡出的、美麗而憂傷的女子,不尋常的遭際令她總是懷疑人、防范人,因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者,中的角色“你”,要么是人的化身,要么是人用以觀察的“道具”,不太可能是毫無關涉的某個“他”。人沒有提供更多的線索,但生動的敘事細節總讓人試圖“復原”這首的故事性。視角新奇而不乏雅趣,懸念多多,是這首的主要特征。

(二)《思想史》

這輯作品,大多反映了人在現實和歷史縱深里的某些深沉的詰問,盡管未必以“問”的方式表現出來,其中值得咀嚼的卻占了相當高的比例。從題材角度審視,不乏對教育現象(學校的、家庭的)的思考,對教育先驅、傳統文化和思想先驅的重新打量,對“革命”的“溯源”、對古代文學家的剖析,對民俗的探秘,等等。這里不避斷章取義嫌疑,試著對個別作做些分剖。

先看《在教育的故居》:

教育在國土奔波/滿臉風塵流露辛苦/日暮鄉關 一步三嘆的教育/披一襲祖傳清貧/饑腸轆轆//博帶峨冠的教育 獨立寒秋/是史書上生生不息的形象/入世的教育 握一手好字/述而不作/把朗朗書聲穿在身上取暖/蠟燭般光潔的品質/照亮綿延不絕的前程//堅持或者嬗變/旅游的教育立于神龕/被剝去身上的校園/教育兩手空空 抱殘守缺//站在一些秋后的句子之中/唯清癯的品德出口成章/以一縷縷芳馨/輔導階前的亂草/和殿堂四周的經幡//溫習教育 就聽見/思想的黃金和精神的藥片/叩打國土

這首的主題有些讓人窒息。我們自詡有著五千年悠久輝煌的傳統文化,可是我們繼承了多少?很多人都在喊教育不完美,需要改革,幾乎連一些文盲都知道。可是,教育需要改什么?怎樣改?往哪里改?別說普通人大腦里一團漿糊,在一些地方,“當局”者似乎清醒不到哪里去。

通過檢索網絡信息可以發現,不同地區目下的教育,有三個趨向一致的特征:

一是形式主義泛濫。五花八門的各種培訓、交流、研討、觀摩等等等等,在熱鬧的花架子下,理論導向幾乎為零,困惑還在,難題無解,對教育的提升作用也近乎為零。二是考分躲在素質的旗子下,依然是教育成敗的主要標志和論功賞罰的核心標準。三是在安全事故追責這柄高懸的利劍之下,從教育機構到執教者個人,擔心動輒得咎,課堂之外,多不敢有所“為”。

微觀角度的癥結所在:有關部門、學生本人或他們的家庭、社會輿論幾方面形成的合力,讓執教者除了小心翼翼照本宣科之外,沒有任何關于“教育”的主體或主導地位。有些諷刺的卻是:每到節假日,執教者們不厭其煩地向家長們發出各式各樣的安全告知書,對家長們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都“安排”得面面俱到,不厭其煩。時間一長,家長勉強敷衍和執教者尷尬維系就不足為奇了。

師道尊嚴,是一句古話。在各種多如牛毛而與教育未必有關的“差事”強加頭上被限時完成,且動輒被扣帽子的氛圍里,一些地方的執教者簡直是站不起來,教育又能依賴誰?難道能靠形形色色的假話、大話、空話、套話、廢話?

再看另一首,《城市的馬》:

在孩子的作文里/城市的馬打著響鼻/咴兒咴兒的韻腳/是孩子從書本深處/移栽到陽臺上的花//城市的馬/長出尖尖的小角/挑走了孩子心靈中一些真實的事物/……//在父親或爺爺匍匐的地板上/城市的馬撒歡兒奔跑/無限歡暢/無限悵惘

城鄉差別曾經為人詬病、讓人不安,但在家庭教育上,無論富裕還是貧困,卻都是殊途同歸——為貽誤孩子不遺余力:要么努力“促成”,要么放任“形成”。錯誤的教育方式波及到學校,負面影響可想而知。

我們準備培養什么?誰都可以信口作答:棟梁之才,事實上,卻都是在“殺”,溺愛也好放任也好,沒有例外。

(三)《臉譜奇觀》

顧名思義,大多與“世相”有些關聯。這輯收錄了47首作(最后一首《九月》歸為散文或會更好),粗讀之后發現,大多數都屬于“世相”或“世態”之類,涵蓋面較廣,卻不關乎各種角色的具體職業、身份。

先看《臉譜》:

臨窗而立/看鏡子里的天空陰晴圓缺/氣候使夕陽諱莫如深//五指錚然有聲/似五只撲騰籠中的麻雀/翻云覆雨/弄出七十二種表情/足使所有的線裝書張口結舌/而太白而李賀而賈島而莊子/胡須左一撇右一撇/站成懸崖上最富魅力的風景/誘誰的聲音深入//而此刻開幕鈴驟響于脊髓/五種臨窗的表情紛紛幻化為雀斑/撲突突破窗而去/以鄉音咯出日蝕  

這首堪稱專輯中的代表之作。不必鎖定其抒寫對象的具體身份,因為這首中的抒寫對象不是“他”或“她”,而是隊伍龐雜能量巨大的“他們”。在“他們”眼里,除了“上面”,領地上的一切都予取予求、毫無阻礙,即便偶爾遇到象征性的異議,也不足道。優秀而悠久的傳統文化為何難得從真正意義上得到弘揚?原因就是“他們”縱性自如的緣故,口號喊得比誰都高昂、動聽,實際上呢?永遠樂意于在零點附近周旋。

總之,處于“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的“他們”,如果其“五指錚然有聲”繼續恣意地作響,如果其“七十二種表情”繼續在不同的人面前幻化,如果其足以“咯出日蝕”的“鄉音”繼續“咯”,擅作威福的姿態就將持續。

再看《定調》:

把一些場面撂倒/雙眼橫成兩把生硬的鐵弓/要在你與那人之間/弄起悉悉嗦嗦的音響//一輩子都在忙于定調/委屈于某人某時刻的嗓子/你這個音符已累得很瘦了/而場面繼續在各地輝煌/弦們在每個把位又都脆弱不堪//你只好轟動在樂譜上/兩片唇像兩隊輪番沖鋒的雇傭兵/搶占各種話題的隘口/搶占季候五音不全的輪回//你瞟著五個手指像五只生銹的簧片/滴滴嗒嗒敲出一場又一場霉雨……

中的“定調”,盡管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音樂”這個語境,它的言外之意,卻是一目了然的——話語權(同義詞:拍板權、決策權)的把持者(等同于前一首中的“他們”)為許多人或事的“定性”、為許多項目的拍板等等,都是。

數十年前的華威先生只是滿足于一種“介入”和“領導”,不怎么針對具體事情去“定調”,除了讓人反感之外,危害不很大。反觀今天的“他們”,可以在山坡上潑灑綠油漆蒙哄“上面”,說那是綠化成果;可以憑著算命先生一句“吉言”,讓國道改線;可以讓法規成為花瓶,有時直接打碎它……。這些事不可謂不荒唐,然而定調時居然無障礙通過,到底怪也不怪?

要說各色定調者都輕松愜意,也不全是事實。首先,“定調”資格的獲得需要闖過許多關卡;其次,獲得定調權并不等于高枕無憂,尤其是在定調人資歷和能力都不堪的情況下。不得不說的是,在一個系統內部,只要能再往下劃分子系統,就必然會出現各種把持和爭奪話語權的情形,還不包括同級的橫向“對峙”和跨級的縱向“穿插”在內。既然角色可以互換,對定調機會的患得患失,顯然就可以理解了。

與《定調》主題相近的,還有《講話》,限于篇幅,不展開。要強調的是,身為“體制”內的一員,人朱登鱗先生非但沒有麻木、沉迷,反而有著難得的清醒,特別是具備了將觀察與思考意地呈現的能力和膽識,值得欽佩。

(四)其他兩個專輯的作品概貌

在《鄉村戀曲》中,32首作品都充滿了濃郁的鄉思與鄉戀,鄉村的人,鄉村的事,鄉村的景,無不寄托了人這份真摯、深切而悠遠的情懷。《初春的》這一輯,作品卻既沒有受到時令的約束,也沒有受到地域的影響,情感也多昂揚振奮,算是在前面四輯基礎上的一種風格的改變。

二、“門”外言說

冷靜旁觀,小到一首,大到一部集,如果作品的題材、主題和情感都僅僅是圍著作者的“小我”打轉,與別人無關,與生活無關,乃至于與現實無關,缺少對更大范圍的關注和在更高層面的立意,其存在的價值,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門的傳說》至少證明它不是一個傳說,它是人對世界理性認識的感性呈現,值得我們去叩開“門”那邊的精彩,以此為參照,形成自己的思考和價值取向,超越自己的思維定式去看待生活、感悟人生。


古人說“無達詁”,我想無非是歌的含蓄性、多義性、不確定甚至是不特定性,以及作者故意設置障礙等等原因導致了這一切。因為這類原因,我一般不太敢“解讀”歌。斗膽寫了以上這些拉雜的、可能會錯意的感受,完全是息烽人李正君兩番推薦之后,卻之不恭的結果。當然,更是這部集子本身精彩、耐讀、值得品評的結果。


標簽:精彩  傳說  那邊  讀后  詩集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宿州市 | 固阳县 | 石门县 | 八宿县 | 忻城县 | 荆门市 | 龙南县 | 依兰县 | 新安县 | 通城县 | 克什克腾旗 | 西华县 | 沈阳市 | 黎平县 | 东辽县 | 崇信县 | 德安县 | 郁南县 | 景东 | 东兰县 | 左贡县 | 新津县 | 尚志市 | 邵阳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香港 | 阿拉善盟 | 洛川县 | 仁怀市 | 右玉县 | 盐边县 | 杭州市 | 阜平县 | 商丘市 | 平利县 | 图们市 | 山阳县 | 襄垣县 | 三都 | 平遥县 | 平阳县 | 湖北省 | 黎城县 | 两当县 | 辰溪县 | 杭州市 | 鹤庆县 | 江华 | 阜新市 | 乐清市 | 顺义区 | 读书 | 龙海市 | 万盛区 | 巴楚县 | 民丰县 | 水城县 | 泰安市 | 临桂县 | 额济纳旗 | 虎林市 | 田阳县 | 瑞昌市 | 佳木斯市 | 德惠市 | 兴隆县 | 神木县 | 普洱 | 河南省 | 淮阳县 | 佳木斯市 | 建宁县 | 宁乡县 | 二连浩特市 | 南和县 | 蓬莱市 | 遂溪县 | 且末县 | 凤山市 | 尚义县 | 石林 | 南通市 | 铁岭市 | 房山区 | 昌宁县 | 清镇市 | 金乡县 | 牡丹江市 | 洪江市 | 枝江市 | 淳安县 | 疏勒县 | 客服 | 商南县 | 民勤县 | 海伦市 | 台安县 | 肥东县 | 东明县 | 梁山县 | 兰考县 | 崇仁县 | 西丰县 | 吴忠市 | 会同县 | 明水县 | 浏阳市 | 丰台区 | 福建省 | 两当县 | 轮台县 | 延寿县 | 克东县 | 衡南县 | 涟源市 | 丰原市 | 健康 | 榆林市 | 桃园市 | 余庆县 | 阿拉善左旗 | 邢台市 | 弥渡县 | 盐山县 | 临颍县 | 墨脱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马公市 | 库伦旗 | 徐闻县 | 临夏县 | 凤冈县 | 龙门县 | 略阳县 | 平顶山市 | 绥滨县 | 泽州县 | 巴林右旗 | 收藏 | 萝北县 | 寿阳县 | 崇左市 | 施甸县 | 麦盖提县 | 吉水县 | 正安县 | 平谷区 | 开封市 | 马龙县 | 绥阳县 | 渝北区 | 且末县 | 定边县 | 绥江县 | 常山县 | 连云港市 | 泰州市 | 慈利县 | 如皋市 | 钦州市 | 临猗县 | 石首市 | 平塘县 | 五家渠市 | 保德县 | 临安市 | 彭山县 | 和静县 | 平武县 | 宝鸡市 | 海兴县 | 尼木县 | 通海县 | 资溪县 | 临城县 | 聂拉木县 | 慈利县 | 库伦旗 | 清涧县 | 山西省 | 平顶山市 | 民丰县 | 香港 | 左贡县 | 调兵山市 | 霍林郭勒市 | 雅江县 | 麟游县 | 浠水县 | 铁岭县 | 攀枝花市 | 永兴县 | 湖州市 | 泽普县 | 浏阳市 | 达孜县 | 红桥区 | 鞍山市 | 师宗县 | 北宁市 | 榆社县 | 古田县 | 凤翔县 | 彝良县 | 汝南县 | 新乡市 | 天全县 | 长垣县 | 徐汇区 | 伊吾县 | 济宁市 | 河东区 | 成都市 | 张家港市 | 会理县 | 南汇区 | 青岛市 | 甘洛县 | 长寿区 | 高阳县 | 常熟市 | 盘山县 | 屯门区 | 哈巴河县 | 米林县 | 临漳县 | 景宁 | 余姚市 | 高淳县 | 合水县 | 方正县 | 镇康县 | 濉溪县 | 衡东县 | 德阳市 | 富平县 | 青海省 | 明水县 | 万安县 | 临江市 | 屏东县 | 淳化县 | 十堰市 | 平舆县 | 承德市 | 英超 | 内黄县 | 札达县 | 兰溪市 | 石林 | 大港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