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紀實文學

譚繼賢:偶識唐秋桐君

時間:2018-11-08 15:00:58   作者:譚繼賢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2667   評論:0
內容摘要:認識唐秋桐先生,純屬偶然。雖說,他居住的地方與我在同一個區域內,都屬貴州水晶有機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的范疇,清鎮市巢鳳社區管轄范圍。去他那里,悠閑散步式的行程,頂多也就10分鐘左右,可謂是咫尺之隔。8月11日,清鎮市作協與安順市西秀區作協歡聚一堂,開了一個交流聯歡會,在風光秀麗的紅楓湖鎮大沖村碧水云山莊。本人亦應邀榮幸參加...

認識唐秋桐先生,純屬偶然。

雖說,他居住的地方與我在同一個區域內,都屬貴州水晶有機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的范疇,清鎮市巢鳳社區管轄范圍。去他那里,悠閑散步式的行程,頂多也就10分鐘左右,可謂是咫尺之隔。

8月11日,清鎮市作協與安順市西秀區作協歡聚一堂,開了一個交流聯歡會,在風光秀麗的紅楓湖鎮大沖村碧水云山莊。

本人亦應邀榮幸參加了這一盛會。

頭一晚,正躊躇著如何去到這片山莊呢,因為據說得有半個多小時的車程,且又從來沒有去過,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思量著,次日上午早點乘坐公交車去到清鎮市,聯系上協會的有關同志再說。

晚上9點來鐘,手機響起,陌生號碼,于是劃開。稍后,又響起,待了五六聲,接了,男性聲音。對方在本人的姓氏后面加上了“老師”二字,說明早他也要去山莊參會,邀我一道乘車同往云云。

驚喜之余,趕緊致謝,請教他的尊姓,隨之也回稱了他一句“老師”。可能聽我傳過去的話語老態明顯罷,他笑著說:不敢當,不敢當。叫我唐秋桐就行,秋天的秋,梧桐的桐。大約聽我語氣有些打頓和遲疑罷,便又補充了一句:叫唐總也可以

“唐總”?看來是搞實體,開公司的生意人了。生意人,與文學藝術方面卻搭上了界,心里頭掠過了那么一小點疑惑之念,卻也沒有費心思去多想。現今,看似與文學藝術之類毫不關聯卻緊密結合協作在一起的情況,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實在是也無須大驚小怪了。

正奇怪“唐總”何以得知了我,他很快解開了謎團。說是:梁玉美托我聯系你的。

哦,這不免又讓人生出感動來。

梁玉美是市作協的副主席,一個文佳人淑、心地也好的年輕女子。有親和力,極為熱心集體公益事業和辦事細致周到。

記得5月份市作協召集作者召開采寫“走在前,作表率”先進事跡稿件的有關會議,本人亦報名參加了。因為臨時有變,換了集中地點,她先是電話通知本人,隨后又發了個位置示意圖,深恐你不方便。使人情不自禁便想到了乘坐公交車刷卡時常常響起的一句溫馨話:請關愛老年人。

真是芳名與心地,互為映襯,相得益彰!

于是隨即去電話向她表示了謝忱。自是免不了又享受了一次似乘坐公交車刷卡時的溫馨。

第二天早上10點來鐘,“唐總”的轎車在講好的地點如約而至。

之前聽說他的名字叫“秋桐”時,頗覺這名字媚氣,有些女性化。及至見面,當然是個須眉男兒。個頭高高,身板薄薄,頭發柔柔,笑容柔柔,話語也柔柔。上世紀六八年生人,比老朽整整少了二十個年輪。

聽他的普通話帶有明顯的“廣味”,便問他是“老廣”么?回說是四川宜賓人,在東莞打了多年的工。一路上似乎都是擺談打工方面的話題居多,談笑間不知不覺便到了目的地。

回程之時,自然還是乘坐他的車。不巧而又巧的是,車子發動不起了,司機小陳鼓搗了一陣,效果不大。于是,唐總打了個電話給商界朋友——聽他說是清鎮市一個有成就的老板——幫忙,找個熟悉的修理工來。夜幕四合之際,來了個精蹦蹦的小伙子,由他做了緊急處置后,方才勉強湊合上路,說是到了他的修理鋪后,換部件作徹底修整。

到了這小師傅的鋪子,又是等了好一陣子,方才利利索索開車上了回家之路。兩處候車時間相加,竟差不多近兩個小時。

白天時文友眾多,活動開展熱烈,自然無暇與秋桐先生多聊。在這兩個小時內,飲茶品茗,清靜無打擾,竟和他來了個信馬由韁的歡談。他健談,且頗有情趣。我則是聽與問的時候多一些。以致車已修好,尚還有些意猶未盡。同時,亦為自己先前的那種聯想法汗顏不已。

后接觸有關資料才知悉,原來這位秋桐先生豈止經商是把好手,竟還是個長于多種文體,著述頗豐的作家文化人,頭上有著文界、商界的多個頭銜。對后者倒沒有覺得有多了不起,對前者卻的的確確讓人生出了不少敬意。

出身農家的秋桐先生學過新聞專業,未離開宜賓老家時,供職于一家報社,并且還是多家報刊的特約記者、編輯,采寫了不少稿件,且不乏有重大影響力的。事業全盛時節,竟然手下帶了二十多個“徒弟”,深得領導和主編的賞識,倘若照此發展下去,頗有資質的他,成為一名卓有成就的“報人”,應該是沒有懸念的罷。

無奈,此君竟然為了想給家里添個千金,沒聽領導勸阻,工作沒了。

主編愛才惜才,對此惋惜不已,無奈之下只好對他勉勵鼓勵了一番,珍重作別。唯一對他開的“綠燈”,悄然“離職”。

時為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正值“打工潮”興盛之際。于是,秋桐便也邀侶約伴,匯入了這宏大潮流中。南去廣東,最終立足在東莞。

在打工仔中,秋桐算得上是個知識分子,從事過公職,而且是文化性質的。即便如此,還是經歷了不少酸辛和苦楚。

最困難之時,靠多飲涼水來填充饑餓感。受困于8分錢的郵資都摸不出之際,竟被他發現了這么一個解決之道。

當地有的老婆婆在焚香求拜之際,偶然或無意中會丟下一些分幣或毛票在香蠟紙燭旁,這便解了他的些許之急······

“苦難也是一種財富”,記不起是誰說的了。的確有哲理。強者會把它作為督促自己奮進的風帆。

即便如此,秋桐卻打工寫作兩不誤,創作激情異常高漲。二十多年間,靠天分,靠勤奮,竟然成了一個創作上的多棲多能者。歌、散文小說、評論、書法,無所不包,且皆有成就。出版了《留住真情》、《唐氏家族》、《透視中國當代神話》、《夢開始的地方》,及純理論文集《拯救自己,創造未來和諧人才》和短中長篇小說合集《愛在路上》。

然而此君卻是山水不露。

與安順西秀區的文友們合影之際,秋桐卻總是“梭邊邊”,站在最不顯眼的位置上。而本人則觍顏坐在了前排位置上,雖說占了年歲上的優勢,不免有著文友們連拉帶勸的成分在里面。

發言交流之際,他也是聽眾一個,表情與初學“碼字者”似乎區別不大。倒是本人耐不住寂寞的上去“交流”了一通。 就是這么一個“看不出來的人”,卻是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協會理事,世界華文作家聯合會會員,山東《望月文學》雜志編委會副主任、市書法協會會員,以及我們清鎮市作家協會的副主席等等。作品先后在國家、省市報刊及網站發表1000余篇(首)。與多家文學藝術團體及部門結有文字緣,各地文友眾多。各種文學樣式作品皆獲過全國賽事的獎項。如:長《獻給父母的》,去年獲《世界人》、《中外華語作家》等多家編輯部聯辦的“中外首屆親情歌大獎賽”入圍作品展,而早在1996年二十八歲之際,歌《無奈之愛》,便摘取了全國首屆精短文學大賽《新蕾杯》二等獎,短篇小說《尋找太陽》,亦是早在1994年,便收獲了中國文學新聞創作年會新華社北京分社和東方文藝社聯合舉辦的第二屆全國大賽三等獎,散文《春天里》,獲《望月文學》2013年度全國散文精選大賽二等獎,2017年創作的組《村莊》,獲得全國泰山筆會暨金雞杯·父母節·泰山杯大賽“東岳文學藝術獎”和“中外華語十大影響力人”稱號,并入選《中國親情詞典》一書;歌《遠離喧囂》獲江蘇《揚子晚報風周刊》舉辦的“鑫福嘉園杯”全球華語歌大賽優秀獎;歌《尋夢者》獲《中外名流》雜志舉辦的第一屆全國“百年學校杯”文學大賽入圍獎;散文《母親的存折》獲中國文化藝術作家網、湖南花君子文化公司聯合舉辦的首屆健康杯全國散文小說大賽優秀獎。2018年創作的組《新時代之光》獲《義之書畫報》在中共青海省委黨校舉辦的2018年“新時代”全國書畫印聯賽金獎······

文學獎項多多,書法作品《樂表毫端》、《葡京兩岸珠光閃  展翅騰飛炎黃情》亦斬獲了2015年慶祝澳門回歸祖國15周年暨中華情全球書畫名家邀請賽金蓮花藝術獎、書畫類創作金獎,2017年創作的一幅書法作品《一帶一路》在首屆 “一帶一路”國禮杯全國書畫大賽中喜獲銀獎,并由中國當代書畫名家協會主席陳春華先生頒發獲獎證書與獲獎銀杯及與藝術家們一道合影留念。當天下午,秋桐先生的另一幅書法作品《夢》在拍賣會上被江蘇南通郭先生以4000元人民幣拍得而收藏,并且受到評委會專家的一致好評;2018年創作的一幅《一江清水浩東流》又獲全國第二屆“一帶一路.中華國禮杯”書畫大賽金獎,并在紅色革命根據地江西---井崗山舉辦,真可謂意義非凡。

有幸獲贈秋桐近年出版的融短篇、中篇、長篇于一爐的小說集子《愛在路上》。反映打工一族生涯的,底層、中層、上層人士的生存狀況,酸甜苦辣,奮斗精神,表現得淋漓盡致,世像百態盡收眼底,并且表現手法獨到,極見功力,你不嘆服都難。難怪獲得贊譽頗多,作序者、評論者皆為有名之士及知心文友。

而這些文學藝術成就,皆是邊當打工仔——后來邊經商當管理者——邊筆耕碼字艱辛而成。送他一個“儒商”的稱號,大約是不為過的罷。

順便提及一句,前不久還拜讀了秋桐發表在清鎮《湖城藝苑》今年第一期上的散文《夜宿老家的橘香小鎮》,從容閑適的筆調,給人印象深刻,看不出還須時時捉出時間奔走于商界上的匆匆之態。

所以生出如此想法,皆因感覺他的“兩棲”能力實在是太有些了得。

此君文學藝術上頂的頭銜多多不說,在行商參政上亦有著呢。也不妨列舉一二如下:

清鎮市禁毒協會常務理事

清鎮市工商聯合會第六屆執委、常委、副主席

貴陽市工商聯合會(總商會)第十三屆執行委員

政協清鎮市第六屆委員。

還真有點如民間戲謔語所說的那樣:拿獎拿得手桿軟,頭銜壓得脖子酸呢。

你還不說他這“委員”還真不是聾子的耳朵——擺設。

巢鳳社區所在的貴州水晶集團公司大門對面的一條公路2016年前多路段坑坑洼洼,車輛行駛如同蝸牛一般,司機們怨聲甚大,就連出租車也要加高價才來這段路,阻礙當地居民出行困擾,這“委員”一到任就提案通過,2017年初一條平坦的柏油路面就呈現于眼前,路面好了,車速也快了,但公路面和有條寬而深的溝壑在晚間,特別是小車司機,就成了盲區,三五兩天,就有小車翻困于溝里,動彈不得,甚至釀出交通事故。正是這“委員”又于2018年兩會期聯名為此提出議案得到采納,才安裝了一道牢固的護欄,極大增加了安全系數,深得人們好評。

提到他所任有的“禁毒協會常務理事”一職,想起了他的員工中,一半以上都有曾經的染毒者——當然是已經有了翻然改悟良好表現的——配合政府有關部門工作,使這種為人們所側目的人員,在勞動中成為自食其力的新人。為他(她)們回歸社會,為地方的“維穩”,盡上了一份力量。

秋桐的公司還吸收了一些殘疾人就業。關懷他們,體貼他們,讓他們體現出了自己的人生價值。他們對秋桐亦是禮敬有加。難怪第一次去造訪,門衛是個四十上下的漢子,聽說是找“唐總”,面容綻開得像朵花,自告奮勇要領我們上三樓秋桐辦公處。偶然間發現他的有條腿似乎有些不得勁,于是趕緊謝辭了。回說:我們知道的,我們知道的!

大多為文之人,有著一顆關愛之心,確乎也是情理中事。秋桐每年都會以公司和個人的名義,給貧困學生捐贈校服百套以上,從自己的所得里面掏出來。

秋桐先生是兩年多以前才來到清鎮的,奉他東莞總公司老總之命,來設在此處的子公司獨當一面開展工作,廠址就設在原干河壩村委會大院內,從事的是服飾制作方面,似乎主要是工作服、運動服、學生校服和文化宣傳品等之類的。兩年多便有了“委員”等職,足見在文海,商海里都是把游得歡的好手了。

得識如此佳友,自然是不應該獨占,于是引薦給了同單位的知心文友楊天華、現已供職于清鎮市電視臺的張紅梅女士與之大家相識。都是有著共同志趣的同道,自然是一見如故,話題多多!

飯局來往也就順理成章,成了情理中事。

秋桐君也是個善飲之人,一斤上下的量罷,只有天華文友和紅梅的夫君能與他匹敵。本人雖說過去沾了常啖“公飯”的光,亦鍛煉出了七八兩的量,到底是屬于當年勇。加上近年血壓活躍,靠藥物彈壓著。比起有點量的紅梅女士都處于下風了。即便如此,盡管在他們的一再關照下,還是每每忍不住便超過了自己的控制量。

畢竟,“酒逢知己飲,向會人吟”。這話于我來說,不免有著拔高自擂之嫌,于他們來說,卻是合適的。

到底文友相遇相識相知,自是快事一樁,免不了便會產生不知今夕何夕之氣概矣!

2018年11月6日


譚繼賢:偶識唐秋桐君


作者簡介

譚繼賢,遵義市人,清鎮水晶集團退休職工。1979年開始創作,在《山花》,《貴州日報》,《勞動時報》,《北京信息報》,《貴州民族報》,《安順報》、《尚未文化》等發表散文小說、評論等文學數百篇,著有公開出版散文、隨筆等合集《自珍集》。為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化作協會員,貴州省散文學會會員,清鎮市作協理事。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甘肃省 | 呼伦贝尔市 | 南昌市 | 苗栗县 | 清流县 | 科技 | 清原 | 普定县 | 浠水县 | 教育 | 富阳市 | 句容市 | 象山县 | 景谷 | 翁牛特旗 | 吐鲁番市 | 南昌市 | 阳曲县 | 潞西市 | 库伦旗 | 从江县 | 南皮县 | 辽宁省 | 宁都县 | 阳春市 | 衡水市 | 台湾省 | 阿拉尔市 | 随州市 | 团风县 | 邳州市 | 塘沽区 | 修文县 | 芜湖县 | 米泉市 | 利津县 | 安国市 | 远安县 | 抚松县 | 临颍县 | 灵寿县 | 扎兰屯市 | 汽车 | 苍山县 | 东丰县 | 台前县 | 晋江市 | 灵石县 | 新晃 | 建湖县 | 元氏县 | 石渠县 | 常熟市 | 田东县 | 嵊泗县 | 平谷区 | 德州市 | 高台县 | 北京市 | 肃南 | 怀化市 | 远安县 | 文登市 | 渝北区 | 金川县 | 会东县 | 莒南县 | 柳林县 | 六枝特区 | 偏关县 | 东乡 | 宣威市 | 丰城市 | 嘉祥县 | 晋州市 | 科技 | 钟祥市 | 同心县 | 云和县 | 安阳市 | 汝阳县 | 九台市 | 维西 | 鄂伦春自治旗 | 永吉县 | 巴楚县 | 济南市 | 申扎县 | 潞城市 | 驻马店市 | 高雄市 | 法库县 | 金湖县 | 咸丰县 | 沽源县 | 闻喜县 | 琼结县 | 巢湖市 | 建德市 | 阆中市 | 宁阳县 | 油尖旺区 | 龙江县 | 黎平县 | 深水埗区 | 华池县 | 潞西市 | 东兴市 | 平顶山市 | 东至县 | 孙吴县 | 开鲁县 | 台南县 | 白玉县 | 介休市 | 隆回县 | 夏邑县 | 镇原县 | 广西 | 南充市 | 七台河市 | 扎兰屯市 | 泰州市 | 镇宁 | 冕宁县 | 瑞昌市 | 万山特区 | 郑州市 | 金山区 | 双柏县 | 朝阳市 | 仁寿县 | 离岛区 | 新巴尔虎右旗 | 龙州县 | 谷城县 | 杂多县 | 盐津县 | 滨州市 | 山东省 | 敖汉旗 | 玉屏 | 浦县 | 苍南县 | 辽阳县 | 千阳县 | 南康市 | 石柱 | 中阳县 | 黎川县 | 鄂托克前旗 | 三都 | 三都 | 亚东县 | 满城县 | 原阳县 | 恩平市 | 夏河县 | 高雄县 | 隆德县 | 凌云县 | 宝清县 | 桃园市 | 珠海市 | 石首市 | 新营市 | 宜城市 | 景宁 | 奎屯市 | 恩施市 | 临洮县 | 汾西县 | 依安县 | 云阳县 | 宕昌县 | 哈巴河县 | 呼玛县 | 陵川县 | 承德县 | 长泰县 | 密云县 | 志丹县 | 监利县 | 长泰县 | 新营市 | 南丰县 | 同心县 | 英德市 | 阿勒泰市 | 孙吴县 | 稻城县 | 英吉沙县 | 深水埗区 | 涞水县 | 调兵山市 | 阿拉善右旗 | 太谷县 | 芷江 | 淄博市 | 通河县 | 澄城县 | 星座 | 南乐县 | 苏尼特左旗 | 吉木萨尔县 | 浦城县 | 泊头市 | 上栗县 | 夹江县 | 天镇县 | 石门县 | 鄯善县 | 曲松县 | 奉节县 | 罗江县 | 高要市 | 临海市 | 新和县 | 南阳市 | 长宁区 | 弥勒县 | 横峰县 | 潜山县 | 民丰县 | 磐石市 | 湘乡市 | 库尔勒市 | 南城县 | 宜春市 | 汝阳县 | 淮滨县 | 湖口县 | 石楼县 | 澜沧 | 基隆市 | 勐海县 | 文登市 | 博白县 | 广东省 | 微博 | 蕲春县 | 阿拉善盟 | 汝州市 | 安阳县 | 和政县 | 肇庆市 | 青田县 | 望都县 | 新和县 | 台东市 | 龙海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