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廣東小說

黑暗里的他

時間:2019-03-09 16:22:19   作者:小白虎   來源:歆竹苑文學網   閱讀:1527   評論:0
內容摘要:第一章暗巷又來了,那種感覺又來了。無邊無盡的黑暗,仿佛有千百只野獸在夜色中露出了獠牙。啪嗒,啪嗒,是誰踏過枯枝和幽靜的甬道,是什么跟在我后面?不敢回頭,也不敢再向前,呆滯在這曠野之中,任夜風呼號吹過。啪嗒,啪嗒,身后的東西又近了,有一股陰風從我耳邊吹過,仿佛...

第一章  暗巷

又來了,那種感覺又來了。

無邊無盡的黑暗,仿佛有千百只野獸在夜色中露出了獠牙。啪嗒,啪嗒,是誰踏過枯枝

和幽靜的甬道,是什么跟在我后面?

不敢回頭,也不敢再向前,呆滯在這曠野之中,任夜風呼號吹過。啪嗒,啪嗒,身后的東西又近了,有一股陰風從我耳邊吹過,仿佛什么人貼著我的后脖頸,在低聲誦念我的名字... ...

“任筱筱,你又睡覺!”

忽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將我從睡夢之中叫醒,厲聲的叱責打破這靜謐:“任筱筱,我看你是不想上大學了!”是楠老師。

“老師,對不起,我最近休息很差,我... ...”還想在說些什么,但楠老師卻沒有給我說話的時間。不知道是她無暇顧及我,還是根本就不愿意給予我幾分關心:“好了好了,你臉色的確不好,實在不行去醫務室看看吧。”

“是,老師。”低垂著頭喃喃的回了句話,我打開抽屜想要去醫務室,可誰知就在這時候,一袋牛奶和一盒全麥面包掉出了我的抽屜。啪嗒一聲,牛奶灑在地上,像是地上盛開出了一朵白色的花... ...

不顧同桌露出的嫌棄目光,我急急忙忙的出了教室,就當沒看到身后的那些事。不用回頭我也知道,班里的同學應該都很厭惡我吧,厭惡我耽誤了他們寶貴的學習時間。

但那袋牛奶又是怎么回事?是誰放在我抽屜里的?我想不通,也不愿去想。

在醫務室里,醫生說我是精神壓力太大了。也難怪,我已經無數次的夢見在一個暗巷里,有人在跟著我了。尤其是放學的時候,天黑之后,那種感覺異常的強烈。我想讓爸爸來接我,但他那么忙,平時也不怎么寵愛我,對于這個要求,應該只會是無視吧... ...

又是放學,學校里的燈一排一排的亮了,又一排一排的黑了,仿佛暗夜之中的野獸巢穴,無數的學生或是嬉戲打鬧,或是冷漠前行,只有我,內心起伏在恐怖的海洋里,愈發下沉。

向前走,再左拐,只要再通過一個暗巷,就是我的家了。但踏入暗巷的那個瞬間,又是一陣冷風吹過,風里,似乎有誰在呼喚我的名字!

“任筱筱,任筱筱... ...

“是誰!”我絕望的大喊著,周圍沒有行人,身后也空無一人,但是那種感覺卻像是牛皮糖一樣掙脫不開。黑暗之中,仿佛伸出了無數雙手,要將我拖入這泥潭... ...

回到家的時候,我已經滿身都是冷汗了。媽媽在廚房做飯,父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知會一聲,剛想回臥室放松一下緊繃的神經,可忽然之間,我聽見爸爸說了句:“筱筱,桌上有你的東西。”

東西?

我一愣,視線飄落到桌上,卻見桌上放著一袋牛奶,一袋面包,它們是那么的熟悉,和在教師抽屜里看到的一模一樣。只是,在面包上多了一張很小的無字紙條。

“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沒由來的狂跳了一下,不知為何,這牛奶面包讓我只覺得異常恐懼。“不知道啊,是誰給你的吧,我下班回家的時候,它就在門口了。”爸爸眼睛不離報紙,只是輕輕的嘟囔一句。

我抱著面包和牛奶回到臥室,有些發愣。晚上吃飯的時候,我也沒吃好,只是推脫自己難受就回屋睡覺,可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著,昏昏沉沉之中,我翻過身,忽然驚覺書桌上有什么東西在微微發光!

是什么?

迅速爬起來,走到桌前定睛一看,是字,用熒光筆寫的字,在那張字條上,清晰可見的五個字:“你能明白嗎?”

第一章 熟悉的字

“你能明白嗎?”

這字映入眼簾的瞬間,我背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是誰,是誰用熒光筆在面包上寫的字?

是誰,是誰在整我?

先是跟蹤,然后竟然順藤摸瓜的跟著我來到了家!在床上,我越想越恐懼,幾乎睡不下去,窗外的風吹動樹枝,發出颯颯的響聲,仿佛無邊的暗語,在低吼,在咆哮。

“任筱筱,你最近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第二天早晨,吃著早飯,母親在旁邊碎碎念,我低頭不語,直到被父親一巴掌打在頭上。

“你媽跟你說話呢!沒大沒小的東西!”

后腦勺隱隱作痛,但是這種皮肉的傷痛無法掩蓋我內心的傷。我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在弟弟出世之后也不怎么疼愛我,或許,生出我這個不漂亮,不聰明的女兒,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吧。

“我上學去了。”留下這句話,我出門踏上了上學的路,我走的很快,一邊走一邊留心身邊,想要看出是誰在跟蹤我,但是我怎么也找不到那人。

一天很快過去,等到晚上回家的時候,我看到弟弟懷里抱著一只貓咪,那貓咪通體橘黃,在燈光下像是一只軟萌可愛的小南瓜。同時,迎接我的還有父母冷面的警告:“你弄一只貓回來做什么!”

我弄的貓?

我不解,父親將一張紙條丟到了我的臉上,我拾起來一看,那上面寫著明晃晃的一行字:“現在你明白了嗎?”而那字體,同昨天晚上的字條一樣,字體銀鉤鐵畫,很是尖銳鋒利。

“不是我,我沒有... ...”我尖叫起來,一開始只是面包和牛奶,現在又整出來一只貓,天知道是誰在跟蹤我,玩弄我,他又是怎么知道我最喜歡貓咪,尤其是橘貓的?

“你叫什么?!瘋了么,這只貓就給你弟弟了,你最近給我安分一點,小心我揍你!”父母丟下這句話之后就回了房間,弟弟也一如既往的仿佛看不見我一樣,回到了房間里。我縮在棉被之中,是那么的恐懼,直到深夜,我起夜的時候,看到了這一輩子最恐怖的一件事。

我看到,浴室的燈打開了,里面還有隱隱的水聲。

已經凌晨三點多了,父母絕對不可能在這時候洗澡,弟弟也不可能。我的心已經懸到了嗓子眼,拉開浴簾的一瞬間,我看到,浴室里用赤紅色的口紅寫著一句話,那一句話好像刀子一樣刺進了我的心臟:“是給筱筱的,不是給你的!”

同時,我看到弟弟的衣服漂浮在浴缸里,我一掀開,驚然看到弟弟在滿是水的浴缸之中,已經昏迷!此時此刻,他的懷里還抱著那只,早就已經淹死的貓咪... ...

尖叫聲將父母喚醒,弟弟被送上救護車,我挨了無數的耳光和辱罵,瑟縮在醫院里,嗅著消毒水和腐朽的死亡氣息,我暗暗發抖,‘他’無孔不入,‘他’可以到我的家里,‘他’,究竟是什么東西... ...

 

 

 

第二章 ‘他’

我正在被偷窺狂跟蹤著,而且和弟弟一樣,現在有著生命危險!

但是,無論我怎么跟父母解釋,贏來的卻只是一記冰冷的耳光,還有來自母親的破口大

罵:“任筱筱,你現在本事不小啊,你都能去社會上勾搭人到家里來了!現在還害了你弟弟,任筱筱,我看你現在本事的很啊!”

無論怎么解釋,母親都聽不進去,我仿佛置身于絕望的泥沼之中,被無數從地底伸出來的藤蔓牽制住了四肢,拖向深淵。

“不行,我要報警,我要報警... ...”我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卻被父親一把拉住:“還嫌不夠丟人是不是,還報警?我不準你報警!最近這段時間你也不用上學去了,你給我呆在家里,好好反省!”

父親的命令像是一道鐵柵欄,將我封死在了家里。

但是,從哪天開始,無數莫名其妙出現的東西仿佛一把把尖刀一樣刺進了我的生活。先是牛奶和面包,無數的牛奶面包堆積在我家里的各個角落,然后是字條,用熒光筆寫著的,語言鋒利的字條。它們逼走了我的父母,他們說不敢再呆在這個家里,逃遁到了姥姥家,但是卻不肯帶上我。

空留我一個人在家里,與那個變態的跟蹤狂一起,度過危機四伏的每一秒... ...

每天晚上我都在恐懼中驚醒,我不明白,為什么那個跟蹤狂會愛上我?我明明是那樣普通的女孩,沒有美麗奪目的漂亮臉蛋,沒有凹凸有致的熱辣身材,甚至,不聰明也不可愛。比我優秀的人滿大街都是。

為什么,為什么偏偏是我?

滿滿的負能量猶如沉重的包裹,開始拖累著我,讓我無法前行。或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吧,我甚至開始莫名的期待,期待‘他’還會做什么。‘他’懲罰了我那不知輕重任意欺凌我的弟弟,會不會也替我報復我的父母?

會不會替我將同桌對我常年的霸凌欺負回去?

會不會... ...

我開始妄想,或許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我家里沒再收到莫名其妙多出來的食物和字條,過了大概一個月,我的父母也回家了。他們說,偷窺狂終于認清了我平凡的本質,我卻暗暗想著,我的‘他’,一定是在謀劃著更大的事。

恢復上學的那一天,我的同桌阿明失蹤了。

沒有人知道阿明在哪里,我卻仿佛心電感應一樣,心通通的狂跳,第六感告訴我,阿明很有可能出現在學校的小花園里!

下課,我獨自跑出了教室,等我進入花園的瞬間,我看到地上散落的全都是阿明的書本,那些書本全都被人用暗紅的筆涂抹上了狠毒骯臟的字句,一字一句,直擊阿明那顆脆弱的內心。

而她呢,則被人發現在學校小花園的草叢中,她昏迷不醒,身上和書本一樣,也被人涂抹滿了辱罵的話語。霸凌犯,害人精,那些話語,完完全全是我內心的寫照!

那一刻,我忽然間感到無比的開心。

‘他’是不是真的愛著我?

‘他’會是誰,會是我終生的依靠嗎?

‘他’在哪里,我好想,見他... ...

 

 

第三章 報警

阿明的事,引起了學校的恐慌。老師報了警,不日的晚上,阿明也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我懷著自己的小小私心,也假裝出一幅擔心同學的模樣,去見了阿明。

在病床上,阿明穿著白灰色條紋的病號服,那些暗紅色的筆跡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被洗去,那些字跡猶如一條條疤痕一樣,映在阿明的身上,那么的刺眼奪目,看的我渾身每個毛孔都叫囂著舒暢。

“阿明,你看到傷害你的人是誰了嗎?”

老師問道,阿明楞了一下,她的瞳孔擴張,仿佛又一次看到當時那恐怖的一幕一般,劇烈的收縮起來。那一刻,不知道為什么,我只覺得阿明在看我!她的目光穿過層層疊疊的人群,穿過面前和藹可親的楠老師,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沒,沒有。”

阿明喃喃的說著,此時,警察走了進來,讓我們不要再刺激受害人,他們有專業人員會幫助詢問和回憶受害人被害時的事。離開病房,踏出醫院的瞬間,一道光芒落在我的身上,那一刻,我恍惚像是墮落人間的公主,又仿佛是翱翔在天空的天神,那種被愛的感覺,讓我如癡如醉... ...

生活還在繼續,我抽屜里的面包牛奶每天都會出現,我也習慣了它們的出現。字條也每天會有,上面有對我的叮囑,那些字仿佛也磨平了棱角,變得那么溫柔,那樣體貼。

班里的同學都漸漸遠離了我,不知道是誰開始說,我是一個怪胎,會自言自語。

自言自語?我可沒有,我是在和我的‘他’說話呢!愛情是那么的甜蜜,讓我不屑于理會這些人間的螻蟻。

有一天,我偶然間路過學校的小賣部,里面的大叔忽然跟我打了個招呼:“還要面包牛奶嗎,同學?我又進貨了,夠你吃好幾天的了!”

奇怪,他為什么會跟我說話,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我父母不會給我零用錢的,所以別的同學都可以去小賣部買零食吃,只有我不能。

但是,他為什么知道我每天都有‘他’送的面包牛奶?

我覺得很奇怪,便皺眉快步離開了。或許‘他’在帶著濃濃愛意給我買食物的時候,跟小賣部的大叔說過這件事?亦或許,是... ...

我猜了一天,到黃昏也沒有猜出一個答案。等我再一次走在回家的暗巷里的時候,我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有一個人跟著,他帶著連帽衫的兜帽,手里還拿著什么東西。

離得太遠,我看不清,但是第六感告訴我,還是盡快回家的好。

可是,他越走越快,我幾乎是一路小跑,卻也甩不開那個人。我隱隱看到,他手里的不是別的,而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他沖過來了!

他要搶劫?!

... ...

我腳下一空,腦袋撞擊在暗巷的墻壁上,瞬間昏死過去,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警察局里!而我。不是作為被害人接受調查和筆錄,我獨自一個人被關在一間牢房里,這里的院墻是那么的冰冷,這里的一切都仿佛在提醒我,我做錯了什么?

 

 

第四章 真相

我昏昏沉沉的睡了很久,每當我醒來的時候,我都會多安心一點點。

因為我看到,墻壁上出現了大片大片的字跡。那些字跡是我的‘他’寫給我的,他在安慰我,他告訴我,他永遠愛我,讓我不要害怕,說我沒有做錯任何事,肯定是警察搞錯了云云... ...

沒想到,連警察局這種隱秘的地方,我的他都能如履平地,他應該很厲害吧,他應該直到很多事,是個大人物。亦或許,是警局的局長?那他為什么不肯見我呢,為什么要在我睡著的時候寫這些話在墻上呢?

我想不通,或許我的他,喜歡神秘,他應該會等我18歲的時候再來見我,像是騎著白馬的王子一樣,踏著七彩的祥云,驚艷出場。

我閉著眼睛,沉浸在幸福的幻象之中。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個女警察帶到了審訊室里。審訊室的大燈將明晃晃的燈光射在我的臉上,我有一點點恐慌,但想到墻上的溫柔話語,我的心里又像是抹了蜜一樣,甜滋滋的。

“任筱筱,你和同桌阿明是什么關系?”警察開始問我:“你為什么要害她?”

害她?有沒有搞錯啊。

“我沒有害過她,反倒是她,總是欺凌我,還勒索過我的書本費呢!”我的心怦怦直跳,是不是‘他’的事兒暴露了,警察知道‘他’愛我,知道了他為我做的一切?

“任筱筱,你不用說謊了,阿明已經把一切都說出來了。你騙她到校園外,在她身上寫字,阿明說那時候的你眼神恐怖,仿佛地獄里爬出來的修羅一樣。也有同學看到你帶阿明出去,她們可以做人證。你還是盡快交代的好,雖然你還是學生,無法判刑,但是你拒不承認,我們也可以在你的簡歷上備注你曾經入獄。”

我聽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警官在說什么。

“沒有,我不知情的,我根本沒有做過!”

“任筱筱,你還不知悔改?”那警察好像生氣了,一時間,我覺得周圍的一切仿佛都有點不真實,警察雖然和我近在眼前,卻好像遠在千里之外。周遭的空氣里像是有一陣煙霧,朦朦朧朧的,我看不清。

“任筱筱,我們懷疑你有精神分裂癥。你看看自己的手指,就什么都知道了。”另一個男警察說道。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指。它們已經被磨破,幾乎露出骨頭,但是我卻覺不到疼。警察給我看了一段錄像,那是我在剛剛的單間里,正在微笑著在墻壁上寫字,那字體,是‘他’... ...


標簽:懸疑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最近更新
精彩推薦
閱讀排行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歆竹苑文學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歆竹苑文學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

ICP備:黔ICP備12003314號-1 貴公網安備號:52050202001314號
新乐彩 科技 | 凤凰县 | 保靖县 | 余姚市 | 府谷县 | 天门市 | 区。 | 炉霍县 | 女性 | 介休市 | 罗田县 | 昭苏县 | 黎平县 | 天峻县 | 攀枝花市 | 衡南县 | 阜平县 | 麻城市 | 建阳市 | 南康市 | 类乌齐县 | 永寿县 | 普宁市 | 山西省 | 德安县 | 工布江达县 | 安图县 | 建水县 | 西乡县 | 蕲春县 | 建阳市 | 高安市 | 阜新 | 新昌县 | 江城 | 敦化市 | 栾城县 | 永丰县 | 都江堰市 | 扶余县 | 西安市 | 金川县 | 凤台县 | 郯城县 | 平顺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奉贤区 | 错那县 | 汤原县 | 神农架林区 | 江阴市 | 饶河县 | 海南省 | 酉阳 | 长治市 | 青川县 | 宁都县 | 科技 | 嘉兴市 | 中山市 | 永平县 | 招远市 | 从化市 | 汝州市 | 夏邑县 | 建湖县 | 定结县 | 田东县 | 丹东市 | 延寿县 | 张家港市 | 饶河县 | 清水河县 | 抚松县 | 平泉县 | 葫芦岛市 | 将乐县 | 南部县 | 昌宁县 | 巴塘县 | 乌拉特后旗 | 嘉义县 | 北海市 | 遵义县 | 铜鼓县 | 湾仔区 | 兴山县 | 大连市 | 松阳县 | 乃东县 | 曲靖市 | 宜良县 | 长寿区 | 个旧市 | 灌阳县 | 新蔡县 | 清苑县 | 丹棱县 | 岳普湖县 | 保德县 | 榕江县 | 迁西县 | 锡林郭勒盟 | 乾安县 | 通江县 | 陆河县 | 清丰县 | 同德县 | 喀喇 | 沂源县 | 浦江县 | 渑池县 | 五河县 | 容城县 | 海口市 | 云和县 | 灵台县 | 泸溪县 | 彩票 | 汾阳市 | 南昌市 | 巴塘县 | 哈尔滨市 | 霞浦县 | 德钦县 | 乐都县 | 依安县 | 莱西市 | 德庆县 | 扶绥县 | 福鼎市 | 吴川市 | 崇义县 | 来安县 | 天门市 | 萝北县 | 南宫市 | 灵丘县 | 荣成市 | 沅江市 | 多伦县 | 江北区 | 兰州市 | 宁远县 | 延吉市 | 璧山县 | 郑州市 | 杭州市 | 林口县 | 唐山市 | 买车 | 都匀市 | 洪江市 | 即墨市 | 伊金霍洛旗 | 尉氏县 | 门源 | 林州市 | 灌云县 | 微博 | 和顺县 | 辽源市 | 昭觉县 | 航空 | 和硕县 | 平凉市 | 康平县 | 土默特右旗 | 鸡泽县 | 通山县 | 澎湖县 | 济宁市 | 兰西县 | 安仁县 | 嘉黎县 | 乌拉特前旗 | 澄迈县 | 通辽市 | 昌邑市 | 台湾省 | 安宁市 | 开阳县 | 彭阳县 | 东乡 | 福建省 | 武邑县 | 磐安县 | 合江县 | 无为县 | 河间市 | 罗城 | 漳平市 | 青龙 | 屏南县 | 会理县 | 绥化市 | 临桂县 | 遂宁市 | 冕宁县 | 隆德县 | 航空 | 洛川县 | 视频 | 师宗县 | 那坡县 | 嵊州市 | 潜江市 | 星子县 | 油尖旺区 | 大理市 | 怀化市 | 都兰县 | 辽阳县 | 枣庄市 | 武山县 | 饶阳县 | 苗栗县 | 宣化县 | 洛南县 | 石嘴山市 | 墨玉县 | 福海县 | 巴塘县 | 资兴市 | 浮梁县 | 合江县 | 逊克县 | 西城区 | 平原县 | 龙里县 | 海淀区 | 驻马店市 | 上思县 | 西乌 | 搜索 | 苏尼特右旗 | 镇赉县 | 顺昌县 | 星子县 | 虎林市 | 汉阴县 | 都昌县 | 和政县 | 都昌县 | 合作市 | 徐水县 | 兰西县 | 阆中市 | 普格县 | 桐梓县 | 湘乡市 |